落霞小說

第二章 奇跡就是在大地上行走 · 一

一行禪師2018年09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艾倫說,自從把陪伴喬伊和蘇的時間當成他自己的,他就有了“無限”的時間。但是,艾倫也許只是原則上擁有這個無限的時間。

因為毫無疑問,在和喬伊溫習功課時,艾倫有時會忘了把喬伊的時間當成自己的,那他就會失去這些時間。艾倫可能會希望時間快些過去,他也許會變得不耐煩,覺得自己的時間被浪費了,因為那不是他自己的時間。

所以,如果艾倫真的想擁有“無限的時間”,他就必須在和喬伊一起學習時,對“這是我的時間”保持清醒認知。可是人們不可避免地會在這樣的時間里被其他事物分心。

所以,如果想真正保持清楚的覺知(從現在開始,我將用“正念”這個詞來指稱“對當下的實相保有覺知”),就要即刻在日常生活中開始修習,而不只是在禪修時。

當你行走在通往鄉間的小路上,你就可以修習正念。走在這條四周都是綠草的泥土路,如果你修習正念,你就能(真正)體驗這條小路,這條帶你去往鄉村的小路。你可以通過練習保持覺知來修行正念:“我正走在這條通往鄉間的小路上”。

不論晴天還是雨天,不論道路干燥還是泥濘,你都要一直保持這個心念,但不要機械式地重復。“機械式的思維”是“正念”的對立面。當漫步鄉間小路時,我們如果能夠真正地安住在正念中,就會覺得每一步都是無上的奇跡,歡喜將如花兒般綻放在心間,使我們就此步入實相的世界。

我喜歡獨自漫步在鄉村小路上,兩旁長滿了秧苗和青草,我在正念中踏下每一步,了知自己正行走在這美妙的大地上。(在這樣的時刻,存在本身就是個奇跡,是不可思議的實相。)

人們通常認為在水上或在稀薄的空氣中行走才是奇跡,但是我覺得真正的奇跡,既不是在水上行走,也不是在稀薄的空氣中行走,而是在大地上行走。

每一天,我們都置身奇跡中,那些連自己都未認知到的奇跡:藍天,白云,綠草,孩子黝黑而充滿好奇的眼睛——那也是我們自己的眼睛。所有的一切,都是奇跡。

禪坐

獨體禪師說,禪坐時,應該坐得挺直,生起這樣的念頭:“正身端坐,如坐菩提座,當愿眾生,心無所著。”菩提座是佛陀開悟時坐的地方。既然人人都可成佛,而“佛陀”指的就是所有已經開悟的眾生,那么,肯定有許多成佛的人坐過我當下所在的菩提座。正身端坐,如佛陀坐菩提座,即可生出歡喜,在正念中坐禪本身就意味著漸次成佛。

越南詩人尹楚聰在某處靜坐時,經歷過相同的體驗,他突然了悟:無數年以前許多人曾坐在他現在靜坐的位置上,而未來的歲月里還會有其他人坐在那兒。

“今日我坐處,過往他人亦靜坐。千年后,來者仍紛紛。究竟誰是歌者,誰為聽者?”

他靜坐的那個地方,那段時間,成為連接他與永恒實相的重要橋梁。

然而,忙碌又多慮的人們沒有悠閑的時間,漫步在綠草茵茵的小路上,或是在樹下靜坐。人們必須籌備各種計劃,不斷和身邊的人協商,試著努力解決層出不窮的難題,總是有棘手的事情要做。人們必須處理種種困境,每時每刻都專注工作,每分每秒保持警醒,準備好應對狀況,隨機應變。

你可能會問:“那我們如何修習正念?”

我的答案是:專注工作,保持警覺和清醒,準備好應對任何可能發生的狀況,隨機應變。這就是正念。

沒有理由把正念與專心工作、保持警醒并做出最佳判斷區分開來。

人們在協商、解決和處理各種狀況時,若要獲得圓滿的結果,平靜的心和自我控制能力必不可少。任何人都明白。如果我們不能很好地控制自我,反而讓焦躁和嗔怒干擾了我們,那么我們的工作不再有任何價值。

正念是奇跡,讓我們成為自己的主人,重建自我。

就好像,假設一個魔術師把自己的身體切成很多塊,把每一塊放在不同的地方——手掌放在南面,手臂放在東面,腿放在北面,然后借助某種魔力,魔術師大喊一聲,身體的各個部分就重新組合歸位了。正念就像這個魔術,它是奇跡,可以瞬間召回我們渙散的心,使它恢復完整,這樣,我們就可以過好生命中的每一分鐘。

有覺知地呼吸

因此,正念既是方法,同時也是目的,既是因,也是果。當我們為了修持定力而修習正念時,正念就是因。但是,正念本身就是覺知的生命:正念的存在意味著生命的存在,因此,正念也是果。正念把我們從無知無覺,心念散亂中解脫出來,讓我們充分地活好生命里的每一分鐘。正念讓我們真正地活著。

呼吸可以防止心念散亂,是一個自然且極為有效的方法,因此你需要知道如何呼吸以保持正念。呼吸是連接生命與意識的橋梁,讓你的身心合一。不論何時,心念一旦游離不定,都可以用呼吸作工具,重新看好你的心。

輕輕地深吸一口氣,覺知到你正在深呼吸這一事實。現在,呼出肺里所有的氣,整個呼氣過程中保持覺知。

《正念經》教導我們用以下方法覺知自己的呼吸:

?? 落#霞#小#說# l uo x i a # co m

入息,你知道你在入息;出息,你知道你在出息。入息長時,你知道:“我入息長”。出息長時,你知道:“我出息長”。入息短時,你知道:“我入息短”,出息短時,你知道:“我出息短”

深深地呼出一口氣時,你知道:“我正深深地呼出一口氣”。

輕輕地吸入一口氣時,你知道:“我正輕輕地吸入一口氣”。

輕輕地呼出一口氣時候,你知道:“我正輕輕地呼出一口氣”。

“吸氣,了了分明地覺知整個呼吸。”你就這樣訓練自己。

“呼氣,了了分明地覺知整個呼吸。”你就這樣訓練自己。

“吸氣,讓整個呼吸平靜下來。”你就這樣訓練自己。

“呼氣,讓整個呼吸平靜下來。”你就這樣訓練自己。

在佛教寺院里,每個人都要學習以呼吸為法,止住心念的散亂,以此修持定力。定力是藉由修習正念獲得的能量,能夠助人開悟。當一個普通人有覺知地呼吸時,他就已經開悟了。為了維持長時間的正念,我們必須不間斷地觀照自己的呼吸。

這里正是秋天,金黃色的樹葉一片片落下,真是美極了。在樹林里散步十分鐘,觀照呼吸并保持正念,我感到神清氣爽,煥然一新。如此,我可以真正地與每一片樹葉交流。

當然,獨自漫步在鄉間小路上比較容易保持正念。假如你身邊有個朋友,他不說話,只是觀照他自己的呼吸,那么你也可以毫不費力地繼續保持正念。但是如果身邊的朋友開始說話,保持正念就變得有點困難。

如果你在心里想:“希望這家伙別再說了,這樣我才能專心”,你就已經偏離了正念。但是如果你心里想:“如果他想聊天,我會回應,但是我會繼續安住在正念中,覺知我們正一起在這條路上行走的事實,覺知我們所說的話,我還是可以繼續觀照我的呼吸。”如果你能生出這樣的心念,你就會繼續安住在正念中。

這樣的情形下修習正念比你獨處時要困難一些,但是如果你繼續修煉,就能鍛煉出功力,修持更深的定力。有一句越南民謠這么唱:“最難莫過于在家修道,其次是在人群中,再次是在寺廟里。”只有在喧鬧和苛刻的情況下,修行正念才真的是一種考驗!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体彩湖北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