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68章 平行以后(上)

丁墨2018年07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應寒時松開謝槿知,但還是握住她一只手,注視著她。

槿知也望著他,眼睛里難得有些調皮顏色,就是不說話。手卻輕輕握緊裙子口袋里的紙片。

“好了沒有啊?”帳篷外傳來蕭穹衍小心翼翼催促的聲音。

槿知笑了,應寒時眼中也浮現笑意。

“要對我說的話,到那邊再聽?”

槿知點頭:“嗯。”心想這樣也好。如果現在把卡片給了他,他紅著臉拖著條尾巴跳躍到另一個空間去,終歸不太好。

應寒時牽著她的手,走出帳篷,果然見到蕭穹衍身后,另一頂帳篷里,已堆滿了儀器設備,大家都站在那里,已經準備好了。

——

“這五臺,是從五架戰機上拆下來的超光速引擎。”蕭穹衍指著機艙駕駛儀旁一堆“黑箱子”說道。

槿知和莊沖等人,看著那五臺引擎,都以復雜的數據線,連在一起,并且跟旁邊的三臺筆記本電腦相連。

蕭穹衍又說:“我們把從圖書館得到了那塊晶片,也放置在了其中一臺引擎中,促使它的能量場,與平行空間那塊晶片的能量場,形成互相干涉,牽引我們跳躍到晶片附近的位置。”

槿知了然,這樣就方便多了。否則整個空間去找晶片,猶如大海撈針。

蕭穹衍卻又看向她,說:“一會兒你們搭乘戰機跳躍的時候,可能會有頭暈目眩的感覺哦。尤其是小知,你身邊本就有輕微時空裂縫,你的暈眩感也許會比別人更強烈。”

槿知一怔,身旁的應寒時開口:“她會不會有危險?”

蕭穹衍咧嘴一笑:“不會的,指揮官請放心。因為她身邊的裂縫很小啦。如果裂縫足夠大,她自己就能瞬時移動、穿越時空了。”

——

這次跳躍,過去的是五個人:應寒時、謝槿知、林婕、莊沖和蘇。蕭穹衍外形是機器人,不便過去。丹尼爾留在這里,幫助他操作設備,以便取得晶片后,協助應寒時等人跳躍回來。

五人在戰機上坐好。由蘇來駕駛,林婕負責啟動超光速引擎。低沉的轟鳴聲后,戰機發出一聲尖嘯,劃出一道漂亮的銀光,就沖進了云層中。

槿知緊緊握住應寒時的手。而他看著她緊張的樣子,居然有了一點笑意。

槿知掐了他的手背一下:“不許笑。”

“嗯。”

“10、9、8……4、3、2、1,跳躍!”林婕冰冷的口令聲傳來。此時戰機以升上云團彌漫的高空,在她話音落下那一刻,機身周圍驟現銀白色光芒,瞬間將他們完全包裹住。槿知立刻什么也看不清了,看不見天空和戰機,甚至連身旁的應寒時也泯滅在柔和的銀光中。

她的眼前,只有柔和的銀白色光芒。

然后暈眩感,如同潮水般襲來。她的意識頓時有些渙散,緩緩閉上眼睛。

落*霞*小*說* ?? w ww … l U o x i a … c om

但就在時間和空間仿佛靜止的一瞬間,她的眼前,又出現幻影了。

畫面非常模糊,她睜眼想要把這段未來看得更清楚,可暈眩感實在太強烈,她眼前一黑,陷入昏迷。

——

“槿知、槿知……”熟悉而溫軟的嗓音,在她耳邊。槿知緩緩睜開眼睛,首先看到的,是機艙前方靜止的大樹。然后,就是身旁的應寒時。

“……到了?”她問。

“是的。”應寒時漆黑的眼睛注視著她,“有沒有不舒服?”

“還好。”

這時,蘇、林婕和莊沖也從座椅上抬起頭,顯然也都蘇醒過來。大家全望著窗外,顯然,他們身處一片樹林中。天色將明未明,正是清晨。

幾個人跳下戰機,放眼望去,叢林茂密,山脈起伏。

莊沖忽然開口:“眼熟。”

大家都是一怔,槿知也覺得,這幾座山眼熟。這時,她注意到應寒時抬眸,望著對面山上。她也循著他的視線望去,愣住了。那不是……

綠意盎然的山峰上,靜靜矗立著一座寺廟。暗黃色寺門,古舊而幽靜。

“寶安禪寺?”莊沖的聲音有點不可思議。

“我們跳躍回江城了?”一向沉默寡言的蘇,也說話了。林婕眉頭緊蹙。

“不。”

“不。”

槿知和應寒時的聲音同時響起。兩人對視一眼,應寒時沉靜不語,槿知解釋道:“你們看,寺廟的樣子是一樣的,但是寺門口的路,是不一樣的。”

眾人抬眸望去,身為江城人的莊沖,最先明白過來。

江城的寶安禪寺,門口是自元代傳下來的石板路。雖然后來歷經修繕,卻依舊保留著古貌。雖然不太好走,但卻古韻十足,是江城人所喜歡的。

可眼前這間“寶安禪寺”,門口卻是金光閃閃的鍍銅臺階,現代制造感十足,從寺門一直蜿蜒到山腳下。盡管很新很亮,看起來卻與古香古色的寺廟,非常不搭調。

“俗。”莊沖低聲說。

“看那邊。”應寒時說。

大家都循著他眺望的方向望去,只見遠山背后,大江環繞。一座高樓大廈林立的都市,矗立在江邊上。看起來竟與江城十分相似,但那些樓宇分布形狀,似乎又有不同。

“我們也許……”應寒時沉吟道,“來到了這個空間里的江城。他們的發展,很可能與我們高度趨同。”

眾人都是一靜。

這種感覺有點難以形容。你來到了另一個世界,它酷似你生活的地方,卻又完全是個嶄新的、真實的世界。你更加不知道接下來還會遇見什么,經歷什么。

大家暫作休息,就動身往“江城”出發。蘇留在原地,保護戰機和設備,同時也進行一些技術工作,并且可以在必要時,駕駛戰機策應他們。

應寒時、槿知、莊沖和林婕四個人,穿過森林,又往江城的方向走了一段。一路上,看到了更多的不同。譬如這邊的幾座山峰上,都林立著大片灰色石柱,看起來有成百上千根,非常恢宏而滄桑;又譬如天空亮起來后,并非清澈的蔚藍色,而是夾雜著昏暗的紅色。

對于這個異象,蘇做完一些基本數據檢測后,向他們報告:“這個空間的宇宙背景基本輻射值,有些不穩定。即:他們的空間狀態不如我們穩定。這是造成天空背景呈現紅色的原因。”

——

太陽升得很高,街頭熙熙攘攘,車水馬龍。

槿知走在應寒時身側,林婕和莊沖跟在后頭。她的感覺,真的就像是回到了江城。街道兩旁,是高高低低的房屋。路上跑著公交車、轎車和自行車。年輕人拿著面包,急急忙忙擠上公交。甚至連路牌上,印的都是中文。但是會有一些字,槿知不認識。

想必,這就是“發展高度趨同”吧。

經過一間銀行,莊沖停步:“我去換錢。”應寒時點頭:“林婕,你陪他一起去。”

“是。”

于是莊沖緊緊抓著背包,跟林婕一起走進去。

槿知和應寒時站在街頭等著。

這次過來,蕭穹衍深刻吸取了上次攜帶上億曜日幣,卻害得應寒時一窮二白的經驗。他沒有給他們帶人民幣和美金,而是讓莊沖背了整整一袋子金條過來。

“從今往后,小John居家旅行只認準黃金硬通貨!”他這么說。

這次,倒真的被他料準了。

“你說,這個世界里,我家和你家的房子,還在么?”槿知問。

應寒時負手看著她:“也許。如果你想知道,有時間可以去看看。”

“好。”

這時,莊沖和林婕從銀行走了出來。莊沖的背包更鼓囊囊的了,他先從口袋里拿出幾疊鈔票,分給大家。槿知拿起張錢一看,跟人民幣很類似,但圖案完全不同。她決定回頭要帶幾張回去,做紀念。

既然,戰機跳躍到江城附近,說明晶片也在附近。但晶片如此寶貴,尋找它并非一日之功。所以他們打算先在江城找酒店住下,然后由蘇在郊外操作設備,對整個江城進行能量掃描。這與應寒時和蕭穹衍在依嵐山所做的事是一樣的,看能否確定外星人和晶片的位置。

莊沖從路邊買了張地圖,看了一會兒說:“這里離他們的’省圖書館’不遠,去看看?”他的眼睛明顯亮了,槿知也很心動。林婕點了根煙,看著一側,不發表意見。應寒時看著槿知,眼睛里露出笑意:“好。”

四個人沿著街頭走著,槿知發覺,這里的每條街道,其實跟江城都不同,街上的店鋪建筑更是不同。但城市的大體結構,又是相同的。而在圖書館附近走了這么久,她也沒看到一個認識或者眼熟的人。

這時,前方拐角出現了一家早點鋪,門口蒸著熱騰騰的包子。槿知和莊沖對視一眼——他們的世界里,圖書館附近這個位置,也有家十分相似的早點鋪。

忙碌了整晚,大家都有些餓了。槿知說:“要不,就在這里吃早飯?”

大家沒有異議。

四人在門口的一張小方桌旁坐了下來,一個胖胖的中年男人走過來:“吃什么?”

槿知和莊沖同時望著他。

哦,還是跟那邊不一樣。那邊的早點鋪老板,是個瘦瘦的戴眼鏡的男人,這邊卻是個面目和善的胖老板。

四籠包子端了上來,槿知拿起筷子正要吃,卻見身旁的應寒時,眼中有清淡溫和的笑。

 

發表評論

体彩湖北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