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113章 明年今日(下)

丁墨2018年07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老奶奶看著這對小兒女的情致,笑著松開了手。然后槿知就感覺到那熟悉的微涼的手指,插進了自己的發梢。

“你會?”她偏頭想要看他。

“別動。”

于是槿知不動了。過了好一陣子,他才松開手:“好了。”槿知站起來,卻發現他滿臉通紅。槿知有些不解,也有些好笑,現在他的抵抗能力不是強很多了嗎?綁個頭發也能臉紅?

老奶奶遞了面鏡子過來,又笑著對應寒時豎起了大拇指。他微笑不語。槿知看那鏡中,一頭柔順黑發依舊披落肩頭,只是梳了個她從未見過的發髻,清新又好看。

“你怎么會梳這個?”她問。

“以前看別人梳過。”

槿知也就不意外了,跟她相比,他向來心靈手巧,動手能力強大。全帝國機械操作第一嘛,梳個頭發自然不在話下。

“挺好看的。”她夸獎道,他注視著她,眉目間似有清澈的柔光。

兩人告別了老奶奶,往集市外走。槿知不是個喜歡自拍的人,今天卻拍了張側臉,露出頭發,然后發到了微信群里,于是就落后了應寒時幾步。

她輸入:“怎樣?”

莊沖:“什么怎樣?”

這呆子。

蕭穹衍:“啊,小知,這是曜日星球的新娘發髻呀,真好看。”

槿知一怔,抬起頭,望著前方的應寒時。似乎察覺到她沒跟上來,他緩緩轉身,也望著她。臉依舊微紅著,負在身后的雙手修長白皙。

槿知心中仿佛有陣陣熱流蔓延著。像潮水,一股一股,輕輕撞著,然后水花四濺在她心上,又泯滅進心湖里。她走過去,挽起他的手:“走吧,還有很多地方沒去呢。”

不多時,他們走到了一個開著門的小院前。里面有兩三個男人,對著畫板在畫畫。旁邊還凌亂地放著許多幅畫。槿知在網上看過,這里應該就是供流浪畫者們落腳、作畫的地方,牽著他的手走進去。

那幾個畫者穿著氣質都很隨意懶散,有的還光著腳,踩在院子里破破舊舊的石板上。也沒人管他倆,只專心作畫。槿知看那些畫都很漂亮鮮活,多了幾分喜歡。應寒時也認真端詳著。

轉了一圈,到了一位畫人物的畫者前。一看他畫的就是當地孩子,膚色黝黑,笑容純真,栩栩如生,讓人看到就忍不住會心地笑了。

槿知看著看著,忽然一怔,眼眸也有片刻的渙散。應寒時低聲詢問:“怎么了?”她抬起頭,卻微微一笑:“寒時,我們請他幫我們畫一副肖像,好不好?”

應寒時雖有點意外,但望著她溫柔的目光,點了點頭。

跟畫者談好了價格,槿知和應寒時按照他的吩咐,并肩坐在了一張木椅上。天雖然是陰的,卻有徐徐的風,透過院門吹在兩人臉上。槿知一動不動,也沒有更親昵的動作,只是跟他牽著手。而她的腦海中,浮現剛才看到的未來——

窗簾拂動的房間里,應寒時拿著副畫,一動不動地坐著。畫上,正是他倆并肩坐在這小院中的樣子。

?? 落l霞x小x說s = w w w * l u o x ia * co m

她微微笑了。

應寒時亦以標準軍姿坐著,眼眸直視前方。周圍是這樣寧靜,她馨香的氣息就在身旁,時光仿佛也定格在這一刻。

過了好久,畫者才抬頭收筆:“好了。”兩人起身走過去,只見畫上的他們惟妙惟肖,似乎連她眼中隱隱的笑意,和他眼中的柔光,都畫了出來。而且現在天陰了,畫者卻畫上了夕陽,色彩處理得非常好,昏黃的光照在兩人身上,更添寧靜美好。

槿知非常喜歡,連聲道謝,應寒時也鄭重道:“多謝。”畫者也很滿意,笑著說:“要不要寫上你們的名字,何年何月何日?”

這個提議槿知覺得很有意義,就跟畫者借了筆。她雖然動手能力不強,字卻是寫得不錯的。館長每次要手寫什么東西,都會抓她過去。

“星流與槿知2015年9月14日于云南沙渡”

應寒時在旁邊安靜注視著,她在畫的右下角,留下這樣一行娟秀清雋的字跡。

——

回到旅館,也才下午四、五點鐘。整座樓里靜悄悄的,葉子帶著志志睡在廊下的涼榻上。沒看到陳楠。

槿知和應寒時動作很輕地上了樓,將畫放置好。奔波了一天,也有些累了,兩人上床說了一會兒話,就相擁睡著了。

到傍晚時,槿知被雨聲驚醒了,抬頭只見推窗外雨水漣漣,淅瀝入耳。而身旁的床鋪是空的。

他下樓了?

槿知坐起來,趴在窗口往下望,一眼就看到應寒時的身影。原來葉子在院子里晾曬著一些藥材,好幾大簸籮。突降雨水,她正在把簸籮往走廊里移,應寒時也在幫忙。而志志吃著冰棍站在走廊里。

槿知單手托著下巴,遙遙看著應寒時被水打濕的襯衣,還有他邁著長腿跑動的身影,慢慢笑了。就這樣看得目不轉睛。

暮色低沉,籠罩著古鎮的屋頂。天地間是這樣的安靜,只有雨的聲音。槿知看得出了神。

“滴滴滴滴滴——”急促清晰的警報聲,突然出現在她身畔。槿知微愣之后,眼眸倏地睜大。同一瞬間,地面上的應寒時霍然抬頭,手里的藥材哐當落地,身影迅速化作一團光影,朝她的方向飛撲過來。

電光火石間,槿知的腦海中閃過許多念頭。

怎么會有警報?怎么可能有警報?

她的背包放在桌上,背包里有個小型納米人探測儀,報警聲正是探測儀發出的。這探測儀是出發前蕭穹衍給他們帶上的,說這在曜日星其實是常見設備。否則能夠隨心所欲變身的納米人,早就統治曜日星了。槿知也覺得合理。而且自從顧霽生出事后,蕭穹衍就很注意這一點。當日林婕三人現身,走過飛船艦橋時,就已經經過了探測儀掃描,否則應寒時不可能毫無防備地讓他們踏上飛船。

而在古鎮這一路,他們都帶著探測儀。進入旅館時,遇到葉子一家三口,探測儀沒有發出警報;進入房間,也沒有發出警報;在集市和畫院流連,也沒有發出警報。甚至剛才他倆回到房間睡下,也沒有任何警報。房間的擺設物件也沒有任何變化。

……

可是就在這一瞬間,警報突然響起,說明納米人已驟然逼近。可是她的身邊,明明什么變化也沒有,沒有多出任何供納米人偽裝的東西。

寒意瞬間席卷謝槿知的全身,這只有她一人的房間,仿佛也突然變得空曠陰冷。

突然間,槿知眸色一怔,明白過來,轉身就想往房間深處逃。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

一切都發生在微秒計算的時間里。應寒時已如流光般躍至半空,被雨水打濕的臉龐冷峻無比。可在他之前,槿知面前的窗外,那一幕從天空剛剛落下的雨簾,驟然停在半空中。

然后轉頭朝她撲來。

作者有話要說:

咻~明天見~

 

發表評論

体彩湖北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