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95章 各自珍重

丁墨2018年07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山谷間,水流潺潺。因為落過大雨,到處都是濕的,樹葉上,泥土里,巖石表面……蕭穹衍一行人,往密林深處穿行著。

“你看清楚了嗎?是不是在這邊?”蕭穹衍嗔怪地問。蘇言簡意賅:“是。指揮官抱著個人,就是往這個方向跳離裂縫。”

這時走在最前的林婕忽然腳步一頓,失聲道:“在那里!”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一片寂寂流動的水潭前,應寒時仰面躺在塊巨石上,像是耗盡了所有力氣,眼眸緊閉,臉色蒼白,尾巴和耳朵也沒有顯露出來。謝槿知被他單手摟著,趴在他的胸口,也是一動不動。

大家連忙跑過去,蕭穹衍探了探兩人鼻息,松了口氣:“謝天謝地,他們還活著。”

一個小時后,他們與傅琮思在一片樹林中道別。

傅琮思被夏清知丟進裂縫后,轉眼間就跌落在地面。雖然精疲力竭,身上也有多處撞傷,但是沒有什么大礙。

此刻,他臉色灰白,眼眶通紅地望著蕭穹衍等人。

蕭穹衍說:“傅教授,我們要回那個空間去了。指揮官和小知還沒醒來,他們需要得到救治。另外,根據夏清知在帳篷里留下的地址信息,我們在她家找到了晶片,一并帶走了。”

傅琮思點了點頭,似乎有千言萬語,但最終只是說:“謝謝你們為這個空間所做的一切事。保重。”

眾人齊聲答道:“保重。”

傅琮思看著他們轉身,走向停在空地上的戰機。很快,戰機如同一道璀亮的流星,劃過雨后碧藍的天空,消失不見。

傅琮思的周圍靜悄悄的,他低下頭,看到沾著水珠的青草,隨風微微擺動著。頭頂,有鳥兒清脆的叫聲。他轉身,步履蹣跚地走下了山。

正是下午光景,城市的街道車水馬龍,很是熱鬧。只是他的衣衫早被洪水侵蝕得破損不堪,又加上他神色恍惚,許多人看到他,都繞開了走。

他看到人們的反應,只是淡淡地笑笑。走過一家電器行時,他停下腳步,聽到電視里正在播報新聞:“今天下午2點30分,有網友爆料在西郊看到數艘UFO,并提供給我臺模糊不清的畫面。我們來看一看……”

“真的有UFO存在嗎?這個話題在科學界一直沒有定論。不過經過調查,大部分所謂UFO的照片和錄像,都是偽造的,或者是目擊者誤把飛機、甚至風箏,當成了UFO……”

“為此,我臺專門咨詢了中科院著名天體物理專家。專家表示,UFO的存在是可能的。不過今天下午多名網友目擊的所謂的’UFO’,很可能是雷電天氣,云層折射光造成的一些虛影。原來真相,就是這么簡單。在此,我們鄭重提醒廣大市民,雷雨天氣,請注意安全出行……”

“原來真相,就是這么簡單……”傅琮思在嘴里默念這句話,慢慢搖頭失笑。

等走到分岔路口,他卻停步了。

他不知道該往哪里去。

這幾年,他都是住在沈家。如今沈家父子已死,莊園已毀,成為了當地警方的一宗懸案。沈家,是不能也不愿去了。

應寒時他們,也已經走了。暫時落腳的青年旅舍,也是人去樓空。

而清知……他的眼中泛起淚水,他連這個可憐又可敬的女人,住在哪里,她的家是什么模樣,都不清楚。

最后,他懵懵懂懂,居然走到了昔日就職的研究所門外。

這是國內最好的一家研究所。高大氣派的樓群,嚴肅整潔的建筑。門口還有大棵大棵的梧桐樹,繁盛依舊。

他在一棵樹下,席地坐了下來。終于明白,自己為什么會回到這里。

曾經,他也是一名受所有人尊重的、體面的科研工作者。曾經,抵御洪水制造諾亞方舟,是他堅韌固執的夢想。

今天,這個夢想終于實現了。所以他回到這里,他可以無愧地對自己說,他做到了。

正安靜地坐著,就看到幾個人從研究所大門走了出來。他們大多沒有看到他,或者看到了也沒認出。只有一個跟他曾經相熟的同事,遲疑地看著他,然后落后幾步,走了過來:“傅琮思?”

他竟然也不想起身了,抬頭看著他,微笑:“我是。”

那同事非常吃驚,將他上下打量一番,問道:“你怎么變成這樣……現在在做什么?”

他平靜地答:“沒做什么了。”

同事嘆了口氣,拍拍他的肩膀說:“琮思,如果外面混得不開心,就回所里吧。你是我們那一批中,資質最好的。院領導也經常念起你,你如果回來,肯定也有位置。你看,你以前總說今年的夏天,會發生毀滅性的洪水,還說什么平行空間,扯那些科幻的玩意兒。你看,現在夏天都要過完了,不還是什么都沒有發生嗎?也不會有人因為災害死去。聽我的勸,回來吧。”

廣而告之:·印象周刊· 公眾號,你關注那么多公眾號,再關注一個嘛!

誰知傅琮思聽完他的話,卻笑了,跌跌撞撞地站起來,眼中卻涌起淚水。

“對,什么都沒有發生……也不會有人死去。”他重復同事的話,又哭又笑,甩開同事的手,轉身就朝長長的、綠樹成蔭的街道走去。

同事望著他孤單的身影,靜默良久,低聲罵道:“神經病!”

傅琮思沿著街道一直走一直走,沿途車流穿梭,陽光燦爛。有相擁的情侶從他身邊走過,他們臉上的笑容是那么幸福;也有老人一臉溺愛看著孩童,嬉笑奔跑在藍天之下。這個世界,依舊喧囂而寧靜。

傅琮思看著看著,忽然就笑了,滿足地笑了。

數月后,傅琮思成為了一名普通的中學教師,教授物理和數學。終其一生,默默無聞。卻培養出無數優秀的學生,更有數人成為國內著名天體物理學家。

這是后話。

——

“小知。”

“知。”

“快醒醒,重傷的指揮官還等著你去呵護疼愛呢。”

“知,你什么時候才會醒?”

……

朦朦朧朧中,謝槿知聽到有人在喊自己。那是兩個人的聲音,一直在她耳邊喋喋不休,吵個不停。

她的頭陣陣發疼,想要關掉耳朵,不再聽他們的聲音。

等等……

指揮官?應寒時?

……

她睜開眼睛,首先看到的是素凈的、似曾相識的天花板。陽光從旁邊照射過來,她看到了窗外平靜的湖水。

這是……應寒時的家?

床畔,蕭穹衍高大精壯的金屬身軀,正背對著她忙碌著。聽到床上的輕微響動,他的身軀陡然一僵,轉頭望向她,露出驚喜交加的笑容:“小知!你終于醒了!”

槿知淺淺笑了笑,撐著床勉力坐起來:“我們回來了?”

蕭穹衍馬上跑過來扶住她:“是的,我們回來了。你躺了整整兩天兩夜,動作要慢一點,不然會摔倒的。”

槿知抓住他的胳膊,抬頭望著他:“應寒時呢?”

蕭穹衍的眼睛垂了下來:“還在昏迷中。小知你一會兒看到不許難過,他受的傷比你重多了。”

槿知一下子跳下床:“帶我去見他。”

——

推開房間的門,首先看到一室寂靜的陽光。莊沖、蘇、丹尼爾等人得知她醒來,都過來了。但是他們跟蕭穹衍一起站在應寒時的門外,沒有跟進去打擾。

槿知一個人走進房間里。

他就躺在潔白的大床上,蓋著薄薄的被子。槿知從沒見過他這個樣子,上身沒有穿衣服,露出精瘦結實的肩膀,上面纏滿了繃帶。黑發垂落額頭,遮住了他的眉。那雙眼輕闔著,呼吸緩慢而均勻。

槿知在他床畔坐了下來,目光分毫不移地盯著他。想要觸碰他,卻又怕讓他不適。

“放心,指揮官只斷了十二根骨頭。”蕭穹衍在門口小聲說道,“而且他的身體恢復速度很快,再過幾天就能長好。”

斷了……十二根嗎?

她盯著他過分蒼白的臉。同樣的遭遇,她在他懷里,卻一根骨頭都沒有斷。甚至只是受了點皮肉傷。

他用身體替她擋住了所有洪水啊。

“他為什么還不醒?”她問道。

“這個……洪水的撞擊力量確實太大了,到底是血肉之軀,大腦會受不了的。他可能還會昏迷幾天。”

槿知輕輕“哦”了一聲,抬眸望去,卻見半張殘破的紙片,放在他的枕頭邊上。上面依稀幾個字“愿與寒時白頭偕老。”她記得這張卡片是被他放在襯衫口袋里的,大概是被蕭穹衍他們拿了出來。

“小知,你親他一下。”站在蕭穹衍背后的莊沖忽然開口,“親一下,說不定就醒了。”

丹尼爾和蘇都是微微一笑,蕭穹衍眼睛一亮:“真的嗎真的嗎?我要看我要看……”卻被莊沖一把拉開,然后莊沖朝槿知鄭重地點了點頭,關上了門,替她擋住了所有打擾的視線。

室內變得安靜無比。

槿知望著他清澈的容顏,靜默片刻,低下頭,在他唇上輕輕一吻。

他一動不動,依舊安睡著。傳說中公主用吻喚醒王子的畫面,并未出現。

槿知脫了鞋,爬上了床,也躺了下來。然后輕輕握住他的一只手,整個人都蜷在他的身旁,慢慢閉上了眼睛。

“應寒時,你快點醒,我要跟你在一起。你要的一切,都給你。”

——第三卷《唯一的槿知》(完)——

作者有話要說:

這一章是本卷尾聲,今天就更這么多,明天更新穆巖清知番外。   然后就進入第四卷啦,經過這么多磨難,我們的應萌萌終于要過上真正甜蜜的生活了。當然,萬年禁欲的乖孩子,吃上肉也指日可待了。明天見。

 

發表評論

体彩湖北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