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53章 我沒法從(上)

丁墨2018年07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陽光正好,蕭穹衍坐在電腦前,腦袋都快湊到屏幕上去了。

他正非常專心地在天貓掃貨。

應寒時手里端著杯熱茶,走到落地窗邊,靜靜地望著湖水。

蕭穹衍轉頭望著他:“老大,我給孩子們買了很多東西。”

“嗯,好。”

蕭穹衍又說道:“還買了不少益智玩具,小孩子可以玩,小生生……也可以玩。”說到這里,他的聲音變得有些悶。應寒時也沒出聲。

過了一會兒,蕭穹衍又嘀咕道:“還有,我已經給小知打過三個電話了,邀請她到家里來玩。而且她身上預知未來的能力,我們還沒破解出原因啊。可是好奇怪啊,每次沒說幾句,她就要掛電話,說很忙暫時不過來。”他抬頭望著應寒時,小心翼翼而又遲疑地說:“我覺得……小知好像在逃避我。可是,我沒做什么讓她不開心的事啊。”

應寒時靜靜站著沒動。

落^霞^小^說 ?? w w w*l u o xi a*c o m *

他抬眸望著湖水,湖面寬闊而平靜,點綴著細碎的陽光,清波徐徐。

他的腦海里,卻浮現出那晚,在大石頭上親她的畫面。那些溫柔、迷亂的親密糾葛。

俊臉,慢慢紅了。

“是我……對她做了一些事。”他說。

蕭穹衍瞪大眼。

“那……你要向她道歉嗎?”

應寒時沒說話。

小John不會明白,他想要做和應該做的,不是道歉。

俊臉,更紅了一層。

“小John。”他說,“我今天去接她,到家里來。”

蕭穹衍歡呼一聲。

應寒時也露出淺淺的笑容。

——

圖書館。

午休時間,館廳里每一個角落,仿佛都彌漫著寂靜而慵懶的氣息。

謝槿知趴在桌上,正在做夢。

那是一個有陽光的房間,窗簾被風輕輕吹動。她坐在桌前,正在寫字。

“SD、SD……”

一直在寫這兩個字母,心情仿佛也變得很好。

可是SD,是什么?

……

某個瞬間,她睜開眼睛,看著桌面上的陽光,有點恍惚。

其實,因為眼前時常閃過未來的畫面,這種類似于夢醒時的恍惚感,她經常會有。但也許是經歷得多了,她反而變得更加敏銳清醒。所以上次在人工智能的世界里,她幾乎立刻就分辨出虛擬與真實。

莊沖這幾天都沒打游戲,而是趁著休息時間,復制刻錄了很多學習光盤。他還聯絡了一些游戲玩家,捐出閑置的舊電腦,一起寄到依嵐山去。

冉妤靠在椅子里,正在抹唇彩。見槿知醒了,立刻湊過來:“槿知,我要跟你講一件很嚴肅的事。”

槿知手托著下巴,微笑望著她:“請說。”

冉妤把手里的唇膏往桌上一丟:“昨天我下班,路過樓下公園,看到個邋遢的流浪漢,居然也覺得很帥很有味道,甚至還給了他一塊錢!我覺得我一定是被你那兩個老師的故事感動過了頭,現在我眼睛里居然會看到窮男人了!我的人生觀難道要崩塌了?”

槿知莞爾,認真點頭:“恭喜你覓得真愛。”

“去你的!”

兩人說笑著,就聽到“叮”一聲輕響,館廳的自動門徐徐打開,有人走了進來。

——

槿知看著他走近。

她從來不做虧心事,可此刻看著他,竟有些心虛的感覺。

SD,star-drift。

星流,她昨天剛百度過的名詞。

她在夢里反復書寫的,居然是這個男人的代號。

應寒時走到工作臺前,朝另外兩人微微頷首,然后看著她。

“小知。”

冉妤輕咳一聲。

槿知當作沒聽到,微笑站起來:“你來了。有什么事?”

應寒時雙手負在身后,就這么站著,眉目溫和。

他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看一眼旁邊的莊沖和冉妤,微微沉吟。

冉妤多識趣的人啊,她一心就想把槿知嫁給這樣的高帥富,立刻拖著莊沖站起來:“走,我們倆去搬書。”莊沖朝應寒時點點頭,逆來順受地跟著她就走。

“多謝。”應寒時對他們說。

聽到他道謝,槿知心里竟然慌了一下下,朝冉妤連打幾個眼色,但是人家根本不理會。

室內很快安靜下來。

他看著她,漆黑清亮的目光。臉慢慢紅了。

槿知的心頭頓時有些亂,語氣卻鎮定得很:“找我有什么事嗎?”

應寒時緩緩答道:“想邀請今天你去我們家。蕭穹衍會對你的身體做一些檢測,看能否找到原因。”

槿知點頭,這的確也是她想知道的。但是……

她的臉也有點燒,答道:“好,我一定會去。不過我們休假剛回來,積壓了很多工作,今天會忙到很晚,過幾天等我忙完再去。”

應寒時沒出聲。

槿知于是點點頭:“那我先忙工作了。”

剛要坐下,就聽他輕聲說道:“我愿意等你,多晚都沒關系。”

槿知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她低頭坐了一會兒,就聽到他的腳步聲漸遠,已經走出了館廳。

冉妤和莊沖很快就回來了。

冉妤站在槿知身旁的窗邊,挑開窗簾望著樓下。春日的天空飄起了蒙蒙細雨,應寒時就負手站在他們樓下,十分醒目。來往的職工、讀者,全都對他行注目禮。而他始終姿態沉靜,眉目不動。顯得定力非常的好。

冉妤放下簾子,朝槿知豎起大拇指:“干得漂亮!這么個開保時捷的大帥哥,就被你晾在樓下。謝槿知你到底在猶豫什么,為什么還不從了他?從啊!”

冉妤并不知道外星人的存在。顧霽生的事也只是告訴她被歹徒所傷。

槿知也看一眼樓下的他,終究還是有些悶悶地答:“沒法從。”

——

夕陽斜沉。

同事們都走得差不多了,冉妤和莊沖也走了。

因為之前告訴應寒時“要忙得很晚”,他現在又在樓下等著。槿知只得又在辦公室里消磨了一個多小時,這才下樓去。

陽光照在路面上,也照在他身上。他轉過頭,看著她。白皙的輪廓,沾染微光,眉眼卻更顯清晰。

他眼中徐徐浮現笑意。

槿知低下頭,避開他的目光,走過去:“我今天的事情還沒做完。要做給依嵐山的孩子們的讀書卡片,我打算帶回家做。”

應寒時安靜了幾秒鐘。

“沒關系。”他說,“帶去我家,我可以……陪你一起做。”

槿知到底還是無法再拒絕了。

“哦……好。”

 

發表評論

体彩湖北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