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42章 七百年后

丁墨2018年07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很早以前,就有科學家提出,宏觀宇宙中的星體結構,與微觀世界的電子繞原子核旋轉,是極其相似的。甚至有人做出大膽假設,一粒原子,會否就是一個微宇宙?中國古佛經亦有云: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我們的整個宇宙,說不定只是某個人手中的玩具。

在這個我們看來極其宏大的宇宙里,光年為尺度的距離中,唯有光陰永遠向前流逝。當你站在北京二環的出租屋里,透過霧霾好容易望見了一顆星星;那抹星光,也許就是2000年前從天鵝星座發出的。那時那里的人們,說不定正在橢圓形懸浮陽臺上,晾曬棉被。

而在應寒時的記憶里,最后一次見到軍隊的同仁,是在對抗反叛聯軍的最后一戰前。那是在鳳凰號的中央指揮艙里,他站在浩瀚的星空下。而他們,全都單膝跪在門外,痛哭流涕。然后他轉身,走向了無人的黑暗深處。

應寒時也曾想過,隱匿在依嵐山中的,會否是流亡反叛軍的人。因為據他所知,曜日墜落之前,已有部分反叛軍駕飛船成功逃逸。卻沒想到,今天遇到的,會是一個自稱帝國軍人的下級士兵。

將軍百戰死,戰士十年歸。

他卻忽然想起了,在飛船上渡過的那段漫長的星際旅程。星河永遠寂靜,前方永遠黑暗。原來人的心,真的會被孤獨,一點點侵蝕。

失神之間,忽然感覺到掌心一陣柔滑軟膩的觸感。然后,被人握住了。

應寒時微怔,轉頭看著她。

她正看著前方黑暗中的機器人,神色非常平靜。然后踮起腳,緩緩湊到了他的臉頰旁,柔軟的氣息也吐在他的耳朵上,聲音微不可聞:“要相認嗎?”

應寒時輕輕搖了搖頭。五指卻將她的手握得更緊。

身后諸人,卻看得一愣。

遇到外星機器人,這個事實足以讓任何人震撼不已。可謝槿知竟然旁若無人地跟應寒時說起了悄悄話。

連地上的那些小機器人,都扭頭看著他們,很奇怪的樣子。而那機器人戰士,也沉默下來。

應寒時不打算相認,槿知雖然有點意外,但想是不是因為旁邊還有別人?他自然有他的考慮,于是點了點頭。

這時,洞內緩緩亮了起來。是兩只小機器人爬上巖壁,點亮了簡陋的油燈。

暖黃的光線下,他們對面的機器人,身形輪廓也逐漸清晰。

落 + 霞 + 小 + 說 + lu Ox i a ~ co m-

他并不是槿知想象中的樣子。

他的身軀非常高大,四肢粗壯。看起來比蕭穹衍的型號還要大。但是,他并不是站著的,而是躺在一塊巨大的石頭上。

全金屬軀殼,銹跡斑斑、顏色灰暗。身體各處都有破損殘缺。一只腿甚至還少了一截,露出了斷裂的金屬絲線。唯有那雙純紅色硅晶眼睛,定定地看著他們。

“希望,不要嚇到你們。”他說。

“不會。”應寒時答道。

機器人又動了動,身軀發出沉悶的金屬碰撞聲。

“也許是星辰注定,讓我在生命的最后,與你們地球人相遇。”他用那機械而沙啞的聲音,繼續說道,“如果不是意外得到的一塊能量晶片,讓我生存了數百年時間。我的生命,早就會終結。現在,最后的一點晶片能量,也快要耗盡了。”

槿知看著他的樣子,覺得有點不忍。聽到最后,看了應寒時一眼。而他的神色依舊清淡平靜。

“你們,為何而來?”機器人問道,“是為了,那塊晶片嗎?”

聶初鴻等人并不知道所謂的“晶片”是什么,于是沉默著。應寒時靜默了一會兒,答:“我們只是路過,不會搶奪屬于你的東西。”

“對。”莊沖最先附和,聶初鴻和顧霽生也點頭:“不會。”

那機器人安靜了一會兒,說:“可不可以答應我的一個請求?”

應寒時眉目靜朗:“請說。”

他緩緩抬起金屬頭顱,看向洞頂外,依稀的天空。

“在我的機械生命終結后,請將我埋葬在一片泥土里。讓我的軀體,可以永遠的仰望星空。”

他又低下頭,看著地上那些顯得無所適從的小機器人:“還有他們,是我在逃逸飛船角落里,發現的屬于富人的觀賞玩具。卻也是我在地球上唯一的伙伴。我知道剛才,你們并沒有傷害捕捉他們。如果落入其他地球人手中,他們也許會受到傷害。能不能就讓他們繼續生活在這片森林里,直至生命終結?”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他們身上。

“好。”應寒時緩緩說道,“你得到了我的承諾。”

槿知靜默不語。其他人的神色也都有些動容。

今天目睹的這一切,令聶初鴻十分震撼。而聽完了機器人的話,他竟也感覺到某種滾燙沉重的情緒在心頭。他上前一步,毅然點了點頭說:“你也得到我的承諾。我就住在大山之外,今后會盡我所能,保護他們。”

機器人安靜了幾秒鐘,輕輕地答:“多謝。”

而自從踏入這山洞開始,莊沖的心情就陣陣強烈激蕩著,此時依然處于失語狀態中。顧霽生則緩緩低下頭,盯著那些小機器人,修長的眼睛里,也露出憐憫神色。

“曜日已經墜落,銀河再無帝國。”機器人的聲音再次在洞穴中貫穿回蕩,竟比之前每一次都要洪亮沉重,震動著每個人的耳膜。

“而我將永遠忠誠地……流浪。”說完這句話,他的紅色眼珠,忽然就熄滅了。然后整個人保持抬頭仰望的姿勢,一動不動,也不再發出任何聲響。

應寒時站在眾人之前,雙手負在身后,背影靜靜矗立不動。小機器人們卻全都一呆,然后飛也似地從地上一躍而起,撲到了機器人的身上,發出了“嗚嗚嗚”的音節,竟是放聲大哭起來。

槿知等人也都沒說話。

過了一會兒,聶初鴻說:“我們把他埋了吧。”

莊沖:“好。”

顧霽生輕聲說:“沒想到我們找到的,是這樣一個結果。”

而相距甚遠的某處山林里,越野車中,蕭穹衍慢慢摘下了通訊耳機,低頭抹了一下眼睛,雖然那里并不會有淚水。

“小知……”他自言自語道,“小John好難過。”

——

太陽升起來了。雨后的樹林,濕潤翠綠,陽光斑駁。飛鳥從天空輕啼而過。

聶初鴻選了一處地勢較高的開闊山坡,就與莊沖兩人拿著鐵鏟,開始挖坑。死去的機器人已經被他們抬了出來,放置在一旁,看起來就像是一堆廢鐵。

顧霽生坐在距離他們不遠的草地上,靜靜地望著。過了一會兒,清亮婉轉的歌聲響起了。

“你那太空艙,

能夠發出金色的光。

我廢置一方,

抬頭便會為你守望。

……”

槿知微微一怔。她聽過這首歌,陳奕迅的《七百年后》,她也很喜歡。還真是唱給外星人的,沒想到顧霽生會突然唱起,竟然最應景不過。

“漆黑的星體花葉樹木無從留下,

你會在流淚嗎?

花開的沙丘滋養我們貧窮地方優美似畫……

天天進化熱潮已記不起,

用霓虹去建設歡喜。

雖則你我被每粒星唾棄,

我們貧乏卻去到金禧……”

空曠的山野中,他的歌聲仿佛一汪溫柔而哀傷的泉,淌過山嶺,穿過云霄。每個人都安安靜靜地聽著。那些原本散落在四處的小機器人們,也都走到了顧霽生的身后,抬頭睜大眼聽著。過了一會兒,他們手拉手站成一排,隨著歌聲的節奏,開始整齊地左右搖擺起來。

——

槿知在歌聲中,走下了這片山坡。又望樹林深處走了一段,抬起頭,就看到應寒時獨自一人,站在那里。負著手,像是在眺望遠方。

槿知走到他身后的一片草地坐下,手托著下巴,靜靜地看了他一會兒。這個人真的是,無論何時何地,都會站得非常直。背影清瘦挺拔,如同一幅溫柔的水墨畫。

“應寒時。”她喊道。

他轉頭看著她。

她拍了拍身邊的草地:“過來坐。人不必一直站著。”

應寒時微微頷首,走向了她。看著他輕輕在自己身旁坐下,手搭在了長腿上。槿知想,他說自己是流亡軍人。看他的舉止氣度,肯定不是普通士兵,應該是軍官。不過他年紀這么輕,軍銜大概不會太高,也沒聽蕭穹衍炫耀過他有什么豐功偉績。應該是一名中級青年軍官吧。那么,剛才看到一名同樣流亡的士兵,在自己面前死去,他心中是否也不太好受?

這要換別的女人,見到男人難受,大概會溫言細語、徐徐開解。或者陪著一起掉眼淚。但槿知一向覺得,那些都是虛妄的。人真正遇上難過的事,旁人如果不是也親身經歷,是沒辦法感同身受的。

于是她轉頭看著他,徑直問道:“應寒時,你現在難過嗎?”

他抬頭看著前方,漆黑的眼睛像沉靜不動的水:“些許。他也是曜日帝國的子民。”

槿知又問:“那你想哭嗎?如果想哭,我馬上走開。”

應寒時眸色微怔,轉頭看著她。兩人坐得近,她可以清晰看到他眼睛里,她的倒影。然后他竟然徐徐笑了。

“槿知,男人永遠不該哭泣。”他平靜地說。

槿知:“……哦。”

兩人都安靜下來,一起望著不遠處的山坡上,聶初鴻和莊沖還在挖坑,而顧霽生的歌聲輕盈回蕩。

槿知又側眸瞥他一眼,想,長得這樣俊秀清逸,上次那個什么黑龍的手下,還罵他是小白臉。可他的心里,的的確確是住了個純爺們兒。

——作者:今天的內容還沒寫完,先更這一章,晚上6點前還有一更,走起~記得推薦票票~

 

發表評論

体彩湖北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