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35章 悠悠我心(上)

丁墨2018年07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月光清透,田野寂靜。清風拂過,帶來陣陣花香。

謝槿知跟四個男人圍桌而坐,正在喝茶。

本來剛才顧霽生說“讓他們上來坐坐”,她還覺得會有點不妥。畢竟據蕭穹衍說,應寒時獨來獨往慣了,“其實這幾年沒怎么跟地球人相處過”。

然而事實證明,男人們的相處模式,永遠比女人想像的簡單,并且不受所屬星球限制。

聶初鴻不用說,純爺們兒。待誰都十分坦蕩干脆。

莊沖可以忽略。

顧霽生雖然性格有點雞婆,對著始終清朗如玉、溫潤謙和的應寒時,好像也有點挑剔不起來。

所以他們四個坐下聊了幾句,就開始一杯一杯地喝茶,氣氛還挺不錯。

聶初鴻抬手給大家都續滿了茶,問道:“寒時,你是過來旅游的?”

應寒時略略搖頭:“不是。”

大家都看著他。槿知也不知道,他打算怎么說。

他嗓音溫和地道:“我對一些超自然的現象,比較感興趣。聽說這里有一些鬼怪傳說,所以就過來,一探究竟。”

莊沖聽得非常入神,眼睛直直地看著他。聶初鴻有點驚訝,顧霽生則放下茶杯,嗤笑道:“不是吧,你還信這些。嘖……”

槿知卻沒說話。因為她知道應寒時說的這些,其實也算是實情。

落·霞+小·說 - l uox i a - c om

他居然實誠到這個地步。

這時聶初鴻說道:“我們在這里住了幾年,從沒聽說過。那些都是很久以前流傳下來的故事了。”言下之意,也是不信的。

應寒時卻只是微微一笑,并不打算多做解釋。

槿知想到要跟其他人打個招呼,于是說道:“我明天陪他一起進山。你們不用管我。”

哪知話音未落,莊沖就堅定地道:“知,我也去。”

槿知:“……”

看他一眼,又轉頭看著應寒時。他的臉色倒很平靜,處變不驚的樣子。微微沉吟,似在斟酌如何婉拒。

結果這時,聶初鴻也抬頭看著他說道:“我也陪你們一起去。黑龍和他的核心團伙還沒抓到,萬一有什么事,也多個幫手。”

他提到了歹徒,應寒時眉頭輕蹙,眼眸中也露出幾分清冷顏色,點頭:“如果我遇到他們,會幫你處理掉。”

其他人聽到“處理”兩字,都有點愣。槿知倒是習慣了,她在想的是,照這么聊下去,明天聶初鴻他們都要跟著進山了。于是她在桌下輕輕扯了一下他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聊這個話題了。

應寒時察覺了,側眸看著她,目光清亮如水。

槿知沒說話,只看著他。

他的目光更加柔和:“槿知,你剛才拉我的衣服,有什么事?”

這話一說,其他人全都看著她。

槿知:“……”

她側過臉去,不再看他,而是淡道:“沒什么,我是想,這么晚了,你要不要早點回去休息,才好準備明天的事?”

應寒時微微一怔,然后垂下眼眸,眼中也露出清淡笑意。

“謝謝你的關心,我現在就回去休息。”他立刻站起來,負起雙手,朝眾人頷首:“再見。”

槿知:“我送你。”

聶初鴻朝應寒時點點頭,顧霽生則有點似笑非笑的瞅著他倆。莊沖卻忽然開口問道:“高手,這幾天你睡哪里?”

這個問題,槿知之前還真沒想過。周圍都是荒山野嶺,他也不像是會去村民家里借宿的樣子,那睡哪兒呢?

應寒時答:“我睡在車上。”

大家都有些驚訝。

槿知:“車上?車上怎么睡?”

他答:“坐在駕駛位上。”像是察覺了她眼中的關切,微微一笑道:“槿知,這沒有什么。以前是常有的事。”

他說“以前”。

是指,曾經是軍人的以前嗎?

槿知看著他清俊的面容,心忽然一軟,并且有些不太舒服。

“不行。”她說,“不能再睡車上。”

應寒時微微一怔。

兩人就這么對視著。這時,顧霽生站起來,轉身走往屋內,同時懶洋洋地道:“今晚小杰的父母就要趕回來了,槿知本來就要搬到學校來住。已經收拾了兩間屋子,你要是不介意,就跟宅男一個屋,讓他打地鋪好了。”

“好。”莊沖立刻應聲。

聶初鴻也站起來,拍拍他的肩膀:“就這么定了。槿知說得對,我們不能再讓你睡車上。”

應寒時望向他們,眼中閃過些許溫和光澤:“多謝,但實在不必……”

話沒說完,槿知打斷他:“應寒時,跟我一起住下來。”她看著他的眼睛:“不許拒絕。”

應寒時:“……”

——

十分鐘后,應寒時站在陽臺一角,避開眾人,給蕭穹衍打電話。

接到電話的蕭穹衍……傻眼了!

應寒時:“小John,槿知的朋友,邀請我跟她一起住在這里。”臉頰微紅:“我今晚不回來了。”

蕭穹衍:“……大人,我也想去!!”

應寒時非常耐心溫和地道:“那恐怕不太方便,你會嚇到他們的。還是先呆在車上,明天一早聯絡。一切,按計劃進行即可。”

盡管應寒時平時非常好講話,但他一旦決定的事,是誰也不能改變的。蕭穹衍委委屈屈地掛了電話,一個人悶悶地在車里坐著。過了一會兒,忽然抬頭望著窗外漆黑的山林。

BOSS大人忘了,小John怕鬼的啊!

——

是夜,謝槿知在房間里安頓好,就一個人站在門前走廊里,吹風。

她想起剛才,趁旁人不在,自己跑到應寒時的房間,問他,聶初鴻和莊沖也要去,怎么辦?

他正負手站在窗前看著星空,聞言微笑答:“沒關系,如果發現’他’的蹤跡,我會一個人去把他處理好。”頓了頓,又問:“如果實在不太方便的時候,我可以把他們倆暫時打暈嗎?”

槿知:“……可以。”

后來兩人就相對無話。她忽然想起剛才在小溪邊,他被握住尾巴后,臉紅又痛苦的樣子。而他不知道在想什么,臉色始終微微紅著。于是她就飛快地從他的房間出來了。

……

她又站了一會兒,身后響起腳步聲。

是聶初鴻走了出來。跟她一起靠在欄桿上,望著遠方。

“明天要用的干糧和水,霽生已經準備好了。”他說。

槿知笑了笑,說:“多謝了。你說得對,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聶初鴻也笑了,像是也想起了一些往事,伸手拍了拍面前的欄桿,說:“其實霽生的畢業學校比我更好,家世也好。他能夠在這里堅持,比我更加不容易。”

槿知之前看顧霽生的言談舉止,也感覺他的出身肯定不差。聞言點了點頭,認真地道:“你們都是很好的人。”

兩人都安靜了一會兒。

槿知望著原野間,稀疏幾戶燈光。忽然想起白天蕭穹衍的話。他說那個外星人可能是任何種類的生物。人、動物、植物;大人、小孩……

也就是說,此時此刻,那個外星人也許跟聶初鴻和顧霽生一樣,也生活在這片土地上。

“初鴻。”她說道,“不管會發生什么事,希望你們大家都能好好的。”

聶初鴻微微一怔,看著前方說:“我也希望你好好的。”

過了一會兒,他又開口,嗓音里似有漫不經心的笑意:“槿知,剛才看到應寒時背你過來了。那天我要背你,怎么就拒絕了?”

 

發表評論

体彩湖北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