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29章 請保護我(下)

丁墨2018年07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豆皮?蝦皮?”有人揚聲喊道。

槿知和莊沖同時心一沉。

大約是沒得到回應,又有人高聲笑罵道:“臥槽,這兩小子,送貨就送貨吧,還逮了個小子,躲在山洞里不敢出來,非要在這里見面,孬!”

另一人答:“切,要不是他倆運氣好,偷到了尊真貨,黑龍哥至于讓他們倆送這趟貨嘛?豆皮,豆皮?媽~的不是睡著了吧,兩蠢貨。”

……

“啪”一聲輕響。

熾亮、遼闊的白色光芒,從洞口瞬間直射深處,整個洞穴剎那間亮如白晝。而他們的腳步聲,更近。

槿知和莊沖同時瞪大了雙眼。

探照燈,他們居然還攜帶了探照燈。而且剛才聽他們似乎談及文物走私,顯然不是散兵游勇,而是窮兇極惡的犯罪團伙。

完蛋了——這個念頭清晰沖進槿知的腦海里。

她和莊沖,絕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怎么辦?我們怎么辦?”一旁的莊沖也急了。槿知咬唇未答。莊沖見連她也一籌莫展,腳步聲又越走越近,猛地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我給聶初鴻打電話!”

他瘋狂地翻動著通訊錄,找到了聶初鴻的號碼,立刻撥了出去,放到耳邊。槿知看著他的一舉一動,心里卻很清楚:沒用的。且不說他們跟聶初鴻隔了幾個小時的步程,根本來不及。即使他們能趕來,哪里對付得了這么多罪犯?反而會牽連他們也遭殃。

……

怎么辦?

她要怎么辦?

難道今天真的要落入這些罪犯的手里?

那只怕……她和莊沖、小杰,都會很慘很慘。

可是,現在她還能怎么辦?他們已完全的身陷囹圄,想不到任何辦法。也來不及搬,任何救兵了。

槿知的心,一點點地沉了下去。她真真切切地意識到,這回,真的是到絕境了。

“地上是誰?臥槽,好像是豆皮和蝦皮!”有人高聲喊道。

面前的莊沖,慢慢放下手機,抬頭看著她:“沒信號……打不出去……”

槿知腦海中,卻仿佛有一道光閃過。她想起了一個人的話。

他說,如果有什么事發生,隨時給我打電話。我會很快趕來。

……

落*霞*小*說l uo x ia_c o m _

她腦海中又快速閃過另一個畫面。是某一晚的夢境,她站在某個地方,而應寒時正朝向她走來,然后露出了非常非常溫和的笑容。

她突然就生出了個瘋狂的念頭——

外星人說的“很快”,會有……多快?

她緩緩地低下了頭。掌心已經被汗水浸透,她拿出手機看著。莊沖沒信號,她的信號卻是滿格。莫名的,就像是某種充滿希望的暗示和鼓勵。

她摁下應寒時的電話號碼,迅速將手機貼到耳邊。莊沖依舊愣愣地看著她:“你有信號?”

槿知輕輕點了點頭。

“嘟——嘟——”

通了。

槿知的心快得都要跳出來,呼吸也停住了。然而就在這時,前方幾道明亮的手電,突然就落在了他們身上。

“什么人?”有人大吼道,“出來!”

莊沖瞬間面如死灰,槿知心里也“咯噔”一聲。

完了。

前方十余米外,果然七八個男人。竟然大多穿著迷彩服,身體健碩,個個面色不善。有幾個人已經掏出了匕首拿在手里,甚至還有兩個人,背后背著槍。他們的手電全落在槿知和莊沖臉上身上。

“出來!”為首的人又吼了一聲,“否則開槍了。”

槿知和莊沖都不敢亂動了。槿知只得放下電話,頓時萬念俱灰——打電話給應寒時也來不及了!兩人慢慢從角落里走出來,匪徒頭目注意到他們手上的武器,又威脅道:“丟掉!”

槿知“撲通”一聲就把棒球棍丟掉,莊沖丟掉了追月駑。

“怎么還有個女的?”有人嘀咕道。

匪首則盯著他們問道:“你們是什么人?”又掃一眼他們身后的地上,嗓音驟沉:“豆皮和蝦皮的貨——在你們手里?”

莊沖僵僵地站著。槿知的喉嚨也陣陣發干。但她還是緩緩地吐出口氣,平靜下來,說道:“不是。我們倆是山下的老師,孩子被這兩個人抓了,我們是來找孩子的……”

鈴聲。

突兀的手機鈴聲,就這么響起。打斷了她的話,也引得所有匪徒紛紛側目,看向了……她的口袋。

槿知的腦子里有短暫的空白,突然反應過來——

……應寒時?

就在這剎那間,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奇怪的勇氣,忽然就抬起了右手,示意他們安靜。然后她就聽到自己異常鎮定的聲音響起:“等一下,我接個電話。”

然后她就神色如常地拿出了手機。

匪徒們面面相覷。

一時間,居然也沒人動。

本來他們就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支教老師,井水犯不著河水的事。還是這么個看起來清秀溫婉的姑娘。而且她此刻還很鎮定甚至很有禮貌的,要求在他們面前接電話,實在是莫名奇妙。所以他們都愣住了。

而匪首也有點意外,但也沒有阻止,而是臉色陰沉地繼續打量著她。他不覺得這女人接個電話,就能改變什么。既然大家撞見了,那就只能干掉。哪怕她叫一兩個鄉下老師來當幫手又怎樣?正好一起干掉,以絕后患。

而莊沖看著她的舉動,也完全愣住了。

眾目睽睽下,槿知盯著手機屏幕。

“應寒時”三個字。

她的眼眶忽然就有點發熱,快速將手機貼到耳朵邊。

“喂……”她輕聲說道,“我遇到危險了,可以來救我嗎?”

她話音未落,幾個匪徒就變了臉色。手中的匕首瞬間對準了她。還有一人動作熟練地一甩背后的槍,“喀嚓”上膛對準了她。

槿知拿著手機沒動。

電話那頭是安靜的,隱隱的,似乎有風的聲音。

“好。”他說。

槿知一下子怔住了。

他說……好?就只說了這一個字?不問她在哪里,不問她遇到了什么危險?就這么……溫柔地答應下來?

就在這時,她聽到洞口方向,傳來了另一個腳步聲。

因洞內的人都安靜著,所以那腳步聲,沉穩而均勻的腳步聲,顯得格外清晰。

所有匪徒都警覺地轉頭,莊沖也不明所以地抬頭望去。

因有高亮度探照燈,所以整個洞口都是亮堂堂的。兼之太陽還未完全下山,落日的余暉也照耀在空空的洞口。

然后,一個年輕的男人,走進了他們的視野里。

他今天穿的是槿知沒見過的運動裝束。淺灰色運動外套,里面是白色T恤,下身是黑色運動長褲,黑色運動鞋。這樣更顯得他膚色白皙,眉眼清晰。他的短發居然是濕的,輕貼在額頭上,竟像是跑過來。他的臉色卻非常平靜而溫和,單手拿著手機,放在耳朵邊。他抬起眸,環顧一周,最后目光準確落在了最遠處的槿知身上。

有匪徒反應過來,厲喝道:“你是什么人?”而槿知身旁的莊沖,輕輕“啊”了一聲。

應寒時像是對這一切熟視無睹,他遠遠地看著槿知,放下了手機,然后緩緩地將雙手背在了身后。在這樣緊張險惡的環境里,他就這么安靜地一站,卻依舊是那么的沉穩溫和、清雅卓絕。那雙眼睛,依舊清澈烏黑如同秋泓。

槿知還維持著打電話的動作,一瞬不瞬地看著他。然后她慢慢地、慢慢地放下手機,忽然唇角一彎,笑了。

匪徒們都有些按耐不住了,紛紛拿起武器,情勢一觸即發。

而應寒時隔著許多人,望著她的笑容。男人白玉般的臉頰,卻好像微微生出緋紅。然后他凝望著她,也徐徐笑了。

……

也許是星辰注定了我們的相遇。

但愿……能與你再次相逢。

——

作者:為什么槿知的電話能打通?

蕭穹衍:因為人家要每時每刻都能跟小知知保持聯系啊,所以我往她的手機里裝了宇宙最新信號系統嗷嗷嗷嗷!就算她上天入地下海進山,手機掉水里被火燒,我都能找到她!BOSS大人,請原諒我的濫用職權!不要取消她的這個手機功能應寒時:……(轉過臉去)不會取消。

——

嘿嘿,《他來了,請閉眼》的影視概念宣傳短片已經發布了,我的微博有轉發,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去看下。昨天不少讀者看過,都說不錯呢,很帶感很熱血~明天見

 

發表評論

体彩湖北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