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15章 去我家吧(上)

丁墨2018年07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在應寒時長達四年的地球生活中,這還是第一次,被人撞破自己的真實身份。

雨水順著發梢,緩緩流到臉上,有微腥的氣味。向她坦承身份后,他就負手不動,看著兩人身側徐徐流動的積水。

他想,蕭穹衍說得不錯,有些事也許是無法避免的。四年來,他的生活平靜如水。如果不是省圖的計算機系統突然顯示異常,他跟她就不會有任何交集。也不會有今天的意外。

況且,如果換成別的女人,高處墜落又被異星人所救,應該已經嚇破膽了吧。她卻……

他的目光緩緩下滑,落在腰間,那雙白皙纖細的手上。

抱得很緊,好像生怕他跑掉。

短暫的沉默后,應寒時忽然也有點好奇。

畢竟她是第一個得知他身份的地球人。他想知道,接下來她會有怎樣的反應。

于是他緩緩側頭,又朝她看去。哪知這一看,卻叫他微微吃了一驚。幽暗的夜色里,女人的臉色非常沉靜,一如平時溫婉安靜的模樣。一只手卻不知何時松開了他的腰,正朝他的耳朵摸過來。

應寒時一下子轉過臉去,躲開了她的觸碰。同時往旁邊錯了一步,終于掙開了她的束縛。

“不要摸。”他出聲喝止。

槿知摸了個空,“哦”了一聲,又問:“為什么?”

?? 落+霞-小+說+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應寒時靜默了幾秒鐘,答:“我不習慣。”

“……我只是好奇。”

兩人都安靜下來。槿知看著他那對耳朵,還有翹起來的尾巴,心情怎么也無法平靜下來。就一直盯著看。

大約也是被她盯得狠了,應寒時很快轉身,朝隧道的出口走去:“走吧。”

槿知快步跟上去。

隧道里有幾盞燈沒亮,這段路格外的黑,積水也深。他走得很慢,使得謝槿知可以輕松地跟在他身后。

然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當他們從陰暗走到光亮處,槿知驚訝的發現,他的耳朵已經恢復了原狀,白皙圓潤,再無尖尖的形狀。而尾巴,也不知所蹤,襯衣下擺,空空如也。

“你……”她忍不住問道,“剛才為什么會露出耳朵和尾巴?”

濕透的白襯衫緊貼他的后背,更顯筆直挺拔。安靜了幾秒鐘,他才回答:“那是戰斗狀態。”

“什么?”槿知沒聽明白。

“我們星球的種族構成,與你們不同。”他的嗓音再度徐徐響起,“我有1/16獸族基因,戰斗時,這些基因會表現得更活躍。”

謝槿知:“……哦。”

這時,兩人已經快要走出隧道。遠遠的,謝槿知就望見,那輛保時捷正平穩地朝他們駛過來。而車上,并沒有人。

見到這個情景,槿知并沒有太驚訝了。這對于外星科技來說,應該只是雕蟲小技吧。

車在他倆面前停穩。他替她拉開車門,槿知忽然又抬頭,看著身旁的他。

路燈之下,他的襯衣被雨淋得有些凌亂。領口微微敞開,挽起的袖口也全被水浸濕。連眉毛也被打濕了,看起來真的就像是一個普通的年輕男人。

“你剛才說,你們星球……你從哪里來?”她問。

他的單手扶著車門,又靜了一會兒,答:“我來自蝴蝶星云。”

蝴蝶星云?

槿知坐進車里,在心中咀嚼這個詞。她好像在網上看到過這個天文學名詞,但是具體含義并沒有注意。

黑色的保時捷,在雨夜中疾馳而去,很快就不見蹤影。而相隔不遠的隧道另一頭,高架之上,幾個剛剛被應寒時救出的人,以及娟娟父女,還有如喪考妣的卡車司機,正焦急地尋找著遇險的謝槿知的蹤跡。

匆匆趕來的交警十分困惑:“你們真的看清楚了?有個女孩掉下去了?但是下面根本沒人嘛。”

而娟娟的父親,不經意間回頭,吃了一驚——車呢?剛剛停在他們身后的保時捷,去了哪里?還有那個年輕男人,是什么時候不見的?

——

夜色依舊深黑,雨漸漸小了些。

再次坐進應寒時的車里,謝槿知的心情已截然不同。

有點莫名的激蕩,并且,比之前暢快多了。

側眸望去,就見應寒時的表情依舊平和。他用紙巾擦干了手指,重新戴上手套開車。并且又抽出張紙,擦拭著臉頰上的水珠。

“圖書館里的’它’,也跟外星科技有關嗎?”她問道。

應寒時將紙巾揉成一團,輕輕放在身旁,答:“暫時還不能下結論。不過以地球現有的技術水平,是無法制造出那種程度的虛擬空間的。等對感染芯片的深入分析完成后,才能知道結果。”

槿知“哦”了一聲。謝教授也說各國達不到這個科技水平。如果真的是外星科技,那么計算機的自主意識、他的出現、他的“殺戮”和隱藏……一切都解釋得通了。

“那……”她又問道,“在餐廳里時,你能聽到我說話,也是因為,你的耳朵嗎?”

“……嗯。”

原來如此。

槿知忽然又想到,就在半個小時前,兩人坐在車里,她問他,是否沒有機會知道他的秘密了。他答,她沒必要知道。并且對她的一切疑問,都諱莫如深。

而現在,她連他住在哪個星球都知道了。呵……

不過究其原因,卻是因為她遇險,他不顧身份暴露,毅然來救。

她側頭,看著他,認真地說:“這件事,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應寒時微微一笑:“我知道。多謝了。”

奇怪的是,兩人依舊不算熟悉。但他輕聲一句“我知道”,卻叫槿知心頭沒來由一熱。

她抬頭看著前方,這時雨已經基本停了,天空露出本來的顏色,暗黑而清晰。樓宇上的燈光,照亮了他們前方的路。

槿知一怔。

這不是她家的路。

“我們去哪里?”她轉頭看著他。

應寒時緩打方向盤,目光落在她的腿上,快速一掃。

“你的腿受傷了,耽誤了會有感染的風險。這里離你家還比較遠,路也比較堵。我家就在附近,簡單處理傷口后就送你回家。”

大約是這一路的經歷都太過刺激,槿知這才注意到左邊小腿有疼痛的感覺。她想起墜落前,自己的確是在護欄上撞了一下。掀起褲腿一看,真的有條一寸多長的口子,血水和雨水混在一起,傷口模糊不清,周圍已經青紫一片。

“那就麻煩你了。”她說。心中卻想,她自己都沒意識到,而且褲腿一直是放下來的,他又怎么知道她受傷了?聞到的?

她的目光落在他挺拔秀氣的鼻梁上。

這也是外星人的本領?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体彩湖北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