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43章

墨寶非寶2019年03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在門被撞上之前, 床上的人唯一干的事就是, 裝死。

0.0……

她不停喘著氣, 腦子茫茫白, 茫茫白……白茫茫。

怦地一聲后, 房間歸于寂靜。

她終于慢慢伸出手, 悄悄地扯住身下的床單, 滾了滾, 直接縮進去了。那個呢那個呢, 哦,對, 胳膊上……她蒙著床單, 深呼吸深呼吸,可還是手指有些軟,沒力氣。

等到徹底穿好衣服,終于把頭從床單伸出去——

呃,真走了?

不會生氣了吧?剛才踢了他幾腳, 膝蓋好像也, 呃, 會不會疼啊?

好像那個地方挺脆弱的……吧?

佟年長出口氣,挫敗地, 坐在床上躊躇。

T.T怎么辦……

說好要陪他一輩子的。

她用手摸摸胸口,本想壓制過于急促的心跳,一個畫面突然蹦出來——竟然用咬的!她猛栽倒在枕頭上, 像只煮熟的蝦子, 從里到外都在冒熱氣……

gun走出房間,還拎著T恤懊悔。

太他媽不是東西了韓商言!

他焦躁地邊走邊套上衣服,走出十幾步,忍不住狠狠踢向墻面。

迎面幾個笑嘻嘻正要招呼的小隊員,一個個呆住,全然不敢動,裝死、裝空氣,隨便裝什么,裝那個被踹的墻都行,就是不能被老大發現——

gun壓根沒看這幾個小孩,擦身而過,一言不發離開了K&K總部。

去地下車庫,開車直奔市中心的商場。

走到地下一層,開始一個個柜臺看過去,一樣樣買過來,泡芙、馬卡龍、布丁、草莓蛋糕……最后開了一疊單子去刷卡時,連收銀小姐都認為這個大帥哥是要在家里開幼兒園小朋友的家庭聚會。

根據他可憐的那么點養寵物的經驗,把貓惹急了買點它愛吃的魚腸是個很好的方法。他實在沒什么經驗哄女孩,好像過去solo有錢就喜歡給appledog買各種稀奇古怪、奇貴的零食……兩個經驗疊加,就做了這個決定。

東西搬上車有些費勁,搬上樓更費勁。

主要是平衡性不好掌握,怕盒子里的蛋糕們都翻掉。

半個小時后,他重新站在自己宿舍門口,突然想到一個問題,萬一小孩自己跑掉了怎么辦?去學校找?還簡單點。要是跑回家……他想到自己曾經刻意要讓她父母厭惡的那些舉動,有些……束手無策?

竟會束手無策。

這種稀罕的詞蹦出來,讓他自嘲地笑笑。

摸出門卡,刷開。

推開房門的一霎,看到小孩無所事事地,撐著下巴,在擺動他的電腦。床腳丟著的衣服,都被疊起來,落成一摞。

很好,看起來……狀態很好。

他草草掃了眼電腦屏幕,發現是網頁,也就沒再多看。

“你回來啦?”她偏過頭,萌萌地笑著,很是羞澀。

很好,看起來情緒也不錯。

落=霞=小=說

他將一堆各種粉紅色、紅色、嫩綠色……還有各種一看就是小姑娘喜歡的顏色的包裝盒放在懸窗上,沉默著,走過去,彎腰,抄起她的后背和腿,抱起來。

然后,換自己坐在椅子上。

她落在他腿上的一瞬,手臂立刻環住他的脖頸……

“我心情不太好,在三亞,和過去的朋友吵了一架,差點動手。”

“嗯……”她覺得這個姿勢不太方便,調整坐姿,跨坐在他腿上。

他蹙眉,這種姿勢……:“在展會,聽人說你要做游戲COS,也不太爽。”畢竟實在太暴露了那種COS服,她身材又太好,實在不適合這種代言。

“噢……”她目光閃爍,“你吃醋了。”

……

他覺得不太對。

這種感覺……

他迅速在房間里找一些證實自己猜想的東西,然后,成功在垃圾桶里,看到了兩個易拉罐,啤酒的。那小身體已經嚴絲合縫地,緊貼在他身上,他想往后躲,沒空間了……

冷靜,韓商言。

冷靜。

很好,避開她前胸,盡量避開。

柔軟的,青澀的,她的嘴唇,還有那雙小手,在他上脖頸和鎖骨磨蹭,順便輕聲嘟囔:“我……不太會,上網搜了下……”

gun用幾秒的時候,體會清楚這段話背后的意思,再次,掃了眼電腦屏幕。

靠!

他閉上眼。

下一秒,就感覺有溫熱,壓在自己緊閉的眼睛上。

左右各啄了下,然后是鼻梁……

他一動不動,盡量讓自己不要有這么多感覺,還不能躲得太厲害,小孩太玻璃心……這次絕對不能亂來了,起碼要等真的確定了,或者……干脆訂婚,到那之后再說。

“韓商言,你,你是第一次嗎?”

……他真不想搭話。

但鑒于她酒后還都能記得清楚,還是回答比較好。

于是,迫不得已、很低地“嗯”了聲。

因為這句話,她傻呵呵地笑了,吧唧親了他嘴巴一口:“我的。”

……

傻呵呵笑完,她就很快按照攻略,想要去扒他的上衣。

gun深吸氣,用手肘壓住自己的衣服,不讓她脫,結果下擺被撩起來,她的小手直接就摸上去,捏了捏,揉了揉:“舒服嗎?”

靠。

他要暴走了。

不能扔,扔了又要哭,要趕緊想辦法,想個能吸引她注意力的方法。他睜開眼,想要迅速尋找對策,做個決斷,脫離這種困境,沒想到睜眼的那刻,看到她乖乖地低頭,一本正經解開襯衫胸口的蝴蝶結,接著,解扣子。

他幾乎同時攥住她的手,啞著聲音制止:“別鬧了。”

攥住手的一瞬,指尖也碰到了不該碰的地方,他沉默著,壓制著,讓自己不去看她已經擺下的迷魂陣,后者偏還有些茫然,模糊地思考著,是不是順序不對的問題。

呃,對,網上攻略也有不脫衣服的……

她點點頭,臉紅透了,再次摟住他的腰,有些忐忑地咨詢他:“那個和……崴腳一樣?還是?骨折一樣疼?”

……

問出的話,輕飄飄地掉進空氣里。

……

她身上的味道太誘人了,他想要將臉埋在她的長發深處,那小小脖頸的后邊,最香最軟最讓人想要留下些什么的地方。如此想著,也就靠近了那個屬于他的地方。

順便提醒自己,打住,一切到此為止……

心跳躍的動靜,越來越大,沉重,悶得有些疼。

“韓商言,”她仰頭,被他親得有些癢,“我喜歡你。”

喜歡到恨不得一天有二十五個小時能和你在一起。

就黏著你,看你生氣,看你笑,看你發脾氣,看你認真工作……

他聞著她的,屬于自己的味道,用幾乎不能聽到的聲音,回答她:“聽到了。”

我是你的,遲早都是,別這么著急……你還小。

話被壓在心口,說不出。這種話,他這輩子都不可能說出來。

但已經想過很多次,在三亞的數個深夜,他看著小孩們訓練的某些時刻,在無聊參與商業活動的某些時刻,甚至在吃早餐,提前趕去機場的路上,還有在感到展會遠遠站著看她簽了半個小時的名字,時不時轉動手腕,繼續埋頭苦簽的時刻……

“對哦……”小孩的手還在很認真地按照攻略,在他的衣服里摸著,有些羞噠噠地,體貼地問了句,“你要先看看攻略嗎?”

……

……

……

……

“……沒必要。”

 

發表評論

体彩湖北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