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15章

墨寶非寶2019年03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藍莓睜大眼睛, 看看佟年, 再看那個小正太, 看看佟年, 再看那個小正太……

“K&K的demo誒。”身邊有人小聲說。

“我好喜歡他, 小男神啊。”

悉悉索索, 嘀嘀咕咕, 剛才的喧鬧都不見, 就剩下這些從四面八方而來的羨慕猜測和嫉妒眼神:“他說老大, 不會是——”

“gun有女朋友了?”

“不可能!我男神不近女色!!”

……

“進……去?”佟年一臉不敢置信,小聲確認。

他讓我進去?

真……的?

肩膀突然傳來痛感, 藍莓的爪子狠狠掐住她:“魷小魚, 你什么時候人|妻了!!!!人|妻??天啊,我為什么會后知后覺!”

?? 落·霞^小·說w w w…l u ox i a…c o m …

“沒,”這兩字太曖昧了……她瞬間耳朵發燙,小小聲解釋,“他亂說的……”

“有這么亂說的嗎!!!!殿下!”藍莓收緊爪子, 拼命扯著她的手臂, “三年了!我們都廝混三年了!你竟然找了個——”

額……找了個什么?

老大是什么?

藍莓卡住, 急切地看向這個小正太:你們老大是哪個星球來的!

demo被一身御姐打扮的藍莓鎮住,愣了愣, 才訕笑:“嫂子,還有五分鐘就開始了,”因為粉絲在, 他始終保持著非常非常正派的表情, 聲音卻越壓越低,“老大今天……心情不太好。”說完,就這么緊瞅著佟年,就等著她這棵救命稻草進去擋槍口。

否則不知道老大又會出什么幺蛾子,摧殘他們。

佟年覺得,自己的肩膀就要被掐斷了……

她一面忐忑著,一面震懾于藍莓的淫威,小聲問:“那,我能帶朋友進去嗎?”

“沒問題,”demo立刻喜笑顏開,“嫂子的朋友,絕對可以。”

他退后一步。

示意佟年從保安身后走出來,然后對藍莓象征性地笑笑,馬上轉身帶路。這種眾目睽睽的場面,還是走在保安拉出的人墻內,竟讓她和藍莓這兩只平常見慣大場面、時不時登臺演出的歌姬有些怯場,畢竟在自己的場子都是歡欣表白。

現在……

簡直是公眾敵人,簡直如履薄冰啊。

不過這是藍莓的感受。

佟年早就抱著自己的小背包,一腳深一腳淺地飄著往前走,心跳什么的,眾人目光什么的都忘了……

他們走進去,眼前豁然開朗,很大的休息室,坐滿了人。

VIP休息區的女人非常少,總共就那么幾個,忽然從大門進來兩個萌妹子,著實吸引了一下眾人的目光。佟年悄悄用余光看周圍,到處都是各色各樣穿著俱樂部運動服的男生,從十幾歲到二十歲出頭,如此一對比,遠處那個獨自在最前排喝水的男人……

實在是,太男人了。

藍莓一直緊緊抓著她的胳膊,直到看到gun,終于結結巴巴地問:“等,等,等等,那個,不是我老公的gun神嗎?”

這要要個簽名,一年衣服都不用洗了啊!

“嗯……”佟年抱著背包,小小聲回答,“是他。”

“魷小魚,”藍莓猛地止步,用最誠懇的眼神,深深凝視她,“不管你男人是誰,讓他一定幫我要個gun的簽名,給我老公要個gun的簽名,求你了,好不好,好不好。”

“……”這要怎么解釋……

“那個,”demo還以為佟年在猶豫,好心接話,“放心吧,老大雖然從來不簽名……但嫂子的朋友一定會給面子的。”他嘿嘿笑著。

!!!!

藍莓眼前一黑:“他說什么……”

“就……”佟年覺得自己超級無辜啊,“就,他老大就是gun。”

!!!!

“我老公男神是你男人?!”藍莓馬上要昏過去了。

“就……”佟年覺得自己會被打死,忙著小聲求饒,“我發誓,不是不告訴你。我真的……只見過他兩次,今天是第三次……”

!!!!

“兩次就搞定了?!”藍莓渾身發熱,又活過來了。

demo覺得自己聽到了不得了的秘密。

如果說這是第三次,上次是第二次見面,那就是說……老大用一次見面就搞定嫂子了??!!這是什么效率?!他也渾身熱血,八卦充滿了大腦,迫不及待就要去和大家分享老大和嫂子不得不說的秘密,立刻咳嗽了聲:“那嫂子,我先撤了。”說完就跑。

小正太跑得快,一會兒就扎進了K&K的人堆。

留下佟年和她身邊已經明顯打了雞血不太正常的御姐藍莓……

她用難得清醒一點的意識,判斷了一下現在的形式,小聲解釋:“他……脾氣不太好,你一會兒千萬別問問題,我……回去再給你解釋好嗎?”

可,解釋什么呢T.T

算了,回去再想回去的事。

藍莓馬上領會精神,點頭,再點頭,想了想,又覺得不對:“不對啊,魷小魚,你是不是太鎮不住男人了?他脾氣不好,你就慣著他?這不對,這不好,男人是越慣越壞的——”

“回去再說好嗎?”她快哭了。

“哦,哦,放心,”藍莓比劃了一個拉鏈的手勢,從嘴巴前滑過,“保證裝死到底,絕不打擾你們談情說愛。”

……

她已經選擇性放棄解釋了。

就這么慢慢地,蹭過去,蹭到他面前,停下來:“你……找我?”

gun正拿著一個黑色保溫杯,給自己倒了杯水,看到她,瞥了眼她身后的陌生女人,臉色不太愉快。

“這是我朋友,”佟年輕聲解釋,“她和我一起來的。”

“坐。”他簡單說,嗓子很啞。

“哦。”佟年拉了拉藍莓袖子,繞到他后一排。

后者早就耳濡目染,從自己老公那里聽了無數gun神的描述,知道他是個真高冷,自然不會介意這個男人這么少話,跟著佟年乖乖坐下。

“讓你朋友坐后排,你過來。”gun背對著她們,不咸不淡地補充。他的聲音原本就低啞,有些沙沙的質感,現在好像是感冒了,聽上去更顯不可親近。

她有些為難,看藍莓。

藍莓立刻笑,滿眼都是:隨便隨便,請把我當空氣。

她這才放心,又小心繞回去,看了看gun身邊的座椅,在思考他的意思是讓自己緊挨著坐……還是隔著一個位子坐……

gun揚眉,不知道她還愣著干什么。

她立刻停止思考,有些臉熱熱地,挨著他坐下來。

反正……是你要我坐的……

她默默地想。

他繼續喝水,有些頭疼。

從走進來那幫臭小子就沒安靜過,一直吵著鬧著說看見了嫂子了,還議論紛紛,變著法子指責他冷酷無情,不懂得憐香惜玉,竟然讓K&K的老板娘站在粉絲陣營……

嗓子疼,實在懶得和他們多廢話。

看著這情形,一時半會都安靜不下來,索性就讓demo出去,把她叫進來一起看比賽。

果然很有效,立刻就不吵了。

不過……總要給小姑娘一個合理說法。

“我的隊員很喜歡你。”他忽然開口。

“嗯?”我和他們不熟啊?

“所以,”他盡量面帶微笑,讓自己說的像真話,“他們想請你免費看比賽。”

“哦,”她有些難掩的失望,“謝謝。”

他察覺:“怎么?不想看?”

“沒,”她忙搖頭,“想看。”

“那就等十分鐘,和我一起入場。”

她點頭,然后就聽話地抱著自己的包,安靜地等著。

等著……

順便,悄悄看一眼。

嗯,又在玩手機?

有這么好玩嗎……

沒發現?

再看一眼。

……

旁邊的人左手翻著手機里新下載的游戲,右手仍舊拿著紙杯,一口口喝水潤喉。他始終知道佟年在看自己,直到終于……

被她瞄得有些不耐煩了,果斷抬眼,直接捉住她偷看的目光。

!!!!

被抓住了……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体彩湖北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