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7章

墨寶非寶2019年03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于是, 在距離兩個人十幾米遠的主席旁的VIP區, K&K俱樂部眾人正拎著各自的行李準備撤退, 就這么遠遠地透過一扇偏門, 看到最后幾排沒什么人的觀眾席上, 自家老大被一個穿著蝴蝶結襯衫的萌妹拉住了衣服下擺。

除了一個戴著棒球帽, 個子最高的男孩子依舊徑直往前走, 其余人都八卦地停了步。

大魔頭和……一只妹子?

他還認識妹子?

莫非……

在俱樂部gun可是出了名的未婚女性絕緣體, 不招女隊也就算了, 連難得聘來的女領隊也都已婚,絕對業內奇葩。所以, 在俱樂部早有個隱秘傳說:老大一定有個非常非常愛吃醋的大嫂。

?? 落*霞*小*說ww w_L uo x ia_c o m _

“所以, ”97合理推測,“這難道就是老大的女人?”

誒?怎么這么快松手了?

說什么呢?看把大嫂嚇得臉都白了……

看臺上。

“……我記得你,上星期在網吧,你中了獎。” 佟年反射性地給自己打圓場。

結果話說完,就直接想一頭撞死算了。怎么又是聊網吧, 佟年你好無聊……

“哦, 對, 中了獎。”gun顯然不記得了。

忽然,四周黑下來。

主席臺上, 主持人打開話筒開始熱場,一連串地感謝著各種贊助商……在黑暗中,他看到選手休息區外, 有人很焦急地對自己招了招手, 看起來還挺急的。

“慢慢看。”gun草草丟下這句話,跨過后幾排空著的座椅,直接從最外圍樓梯走了出去。

佟年看著他消失的背影,有些絕望地踢了踢箱子。

接下來怎么辦呢?

她看了看四周,因為是比賽中途入場,只能坐最后兩排。身邊并沒有人,而最近的觀眾也在兩排之前,她想了想,很快跨過一排椅子,拍了拍其中一個男孩的肩膀。那人回頭,本來有些不耐煩,但看到是個爆萌的妹子,立刻眼神都暖和起來。

“不好意思,我想問一下,穿紅白隊服的是什么隊?”

男孩有些窘,看比賽竟然不知道是什么隊,但鑒于妹子太萌,還是耐心回答:“K&K,國內兩大頂級俱樂部之一。”

……這么牛?

“那……grunt在里邊厲害嗎?”

“grunt?!”

三個男孩同時回頭,看她。

前星際2的職業高玩,年均收入八十萬,現在更是K&K密室風暴戰隊的知名上單,超偶像選手,這名字根本就鑲著金邊好嗎?

“g帥超級厲害好嗎!絕對的王牌選手!我的畢生目標啊,”其中一個男孩就是grunt的超級粉,“我就是為了他來看的比賽,特地從蘇州過來的!”

……這么牛?!

她一臉不敢置信。

然后幾個人就開始巴拉巴拉給她普及grunt的職業生涯,把佟年聽得一愣一愣的。可惜K&K剛贏了雙敗賽,已經撤了。

撤了?

她更哀怨了。

既然他的戰隊已經不在了,呆在這里也沒什么意義。她拉著箱子,郁悶地從觀眾席出去,經過檢票口的時候,還被門口兩個警衛多看了兩眼。顯然,這兩人實在不懂,這小姑娘十分鐘前拉著箱子火急火燎地跑進去,現在又拉著箱子耷拉著腦袋走出來……究竟圖個啥……

她也沒顧上別人的目光,頂著呼嘯的北風,往樓梯那里走。

“聽說grunt胃出血,竟然撐了整場,還贏了比賽……”

“職業選手也不好做啊,簡直拼命。”

!!!!

她猛地站住。

身邊兩個工作人員快步入內。

她大腦立刻空白,拉著箱子又追著,跑回了大門口,想要再進去,卻被兩個警衛攔住:“出去了票就作廢了,不能重復進出。”

“我真的急著進去,我才剛出來一分鐘啊……”佟年急的一個勁作揖,“讓我進去好不好,真的有急事!”

兩個警衛堅持,完全不放行。

佟年繼續作揖:“真的真的,我發誓,我進去幾分鐘就出來,我把行李押給你們!”

“沒關系,”忽然,有只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帶你進去。”

佟年回頭,愣住。這是誰?不認識。

97對著她笑:“我有工作證,可以帶你進去。”

不是壞人吧?她有些猶豫:“那怎么好意思……”

97繼續對著她笑:“放心,我也是K&K的人。”

嗯?他怎么知道自己要去看grunt?

“我剛才在偏門看到你,你和老大在一起。”97耐心地解釋,順便隱晦地笑笑,“雖然你們坐的很偏……還是看到了。”

嗯?老大?

哦,對,在機場,他們就是叫他老大。

她點點頭:“那,謝謝你。”

97亮出工作牌,將佟年重新帶入體育館。他一路走著,一路暗嘆自己聰明,果然這就是一直隱身的大嫂啊,沒想到這么……萌妹?老大是怎么把人拐到手的?“怎么老大沒給你弄個工作牌?”

嗯?

“我……沒好意思要,剛才還沒來得及說兩句話,他就走了,”她一邊想,一邊說,“我也不知道要用工作牌才能進來,我買了票,和門口黃牛買的。”

而且我和他也不熟啊……

怎么好意思開口要……

“老大就是這樣啦,”97笑瞇瞇地安慰她,“一有比賽就這樣。不過這也太過分了,竟然讓你自己買票?”

“應該的,應該的,”她忙搖頭,“要支持你們嘛。”

看看人家老婆,多體貼!97默默給大嫂點了個贊。

等到了員工休息區,97環視一周發現沒有gun的身影,拉過來一個人問:“老大呢?我把大嫂帶來了。”

大嫂?!

什么大嫂?說我?不會幻聽吧?

“醫生剛來,在小會議室呢。”那人很興奮地看佟年。

“醫生剛來?”97打了個眼色:收斂點,小心被老大揍。

“grunt胃出血。”那人也打了個眼色:大嫂漂亮啊。

“不是吧?”97被嚇一跳,倒是來不及眉來眼去了,“剛還沒事呢。”

“也是剛發現的。”

97哦了聲,問佟年:“在會議室,我們過去?”

佟年也顧不得什么大嫂,忙著點頭。

于是,97體貼地讓她把行李箱放在了K&K休息區,然后就帶著她繞過了一條走廊,推門進了會議室。房間里有一個醫生和兩個護士在給一個人做檢查,那人就躺在三把椅子拼成的“簡易床”上,看不到臉。佟年腳步頓了頓,覺得自己剛和他認識,這么過去有些唐突,可……聽說他胃出血,看一看慰問一句應該沒問題吧?

她如此想著,走過去。

站在醫生身邊,小心地說:“我本來要出去了,正好聽到工作人員說你胃出血……你隊友就帶我進來,看看你……”醫生微笑地讓開了一個空間,讓佟年能靠近病人。

躺在椅子上的grunt露出臉,攥著眼鏡的手半擋住臉,在劇痛中,有些煩躁和莫名其妙地看向這個陌生的女孩。

……

……

……

……

誒?這是誰?

佟年呆住。

“老大,喏,我正好看到大嫂,就幫你帶進來了。她一定以為我們都出去了,在外邊等你,沒等到,也沒工作牌,被警衛攔下來了。”身后,97笑嘻嘻地說著。

佟年慢慢轉過身。

身后十步遠的位置,那個坐在窗邊,穿著黑色半袖,披著外衣打電話的男人……

不就是……他嗎?

到底是誰……胃出血啊T.T……

 

發表評論

体彩湖北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