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三十四章 波洛的案情分析 · 3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你準備得相當出色。你以卡斯特的名義寫信給廠家,讓他們把大量的襪子放在他那里寄售。你又給他寄去了很多本包裝相似的ABC列車時刻表。你給他寫了一封信——一封用打字機打出來的信,聲稱那個廠家將給他提供豐厚的薪水和傭金。你事先經過周密策劃,把隨后要寄出去的信全部打出來,然后,你把打這些信的那臺打字機交給了他。

“接下來,你必須找到兩個受害人,他們的姓名分別以A和B開頭,他們所居住的城市也必須以相同的字母開頭。

“你偶然發現了安德沃爾,覺得那個地點很合適,在那里做了初步偵查后,你把阿謝爾太太的小店定為第一次作案的地點。她的姓名就清清楚楚地寫在門上方,而且你在踩點后發現,她經常獨自待在店里。殺死她需要勇氣、膽量和一定的運氣。

“至于字母B,你不得不改變策略。可以想見,警方已經提醒過開店的單身女子。我能想象得到,你頻繁光顧幾家咖啡館和茶室,和那里的姑娘們說說笑笑,目的是找到名字以B開頭的合適對象。

“你發現貝蒂·巴納德正是你要找的那種女孩。你和她約會了一兩次,并向她解釋,你已經結婚了,所以兩個人只能偷偷摸摸地出去。

“初步計劃完成后,你就要大干一場了!你把安德沃爾的客戶名單寄給了卡斯特,命令他在特定的日子到那里去,并把第一封AB C信寄給了我。

“你在指定的那一天去了安德沃爾——殺死了阿謝爾太太——你的計劃沒有受到任何破壞。

“一號謀殺案大功告成。

“至于第二起謀殺案,你在作案時非常謹慎,其實,你是在前一天干的。我確信,貝蒂·巴納德是在七月二十四號午夜之前被殺的。

“我們現在來到了三號謀殺案——這才是重中之重,實際上,從你的觀點來看,這才是真正的謀殺。

“在此,我應該好好表揚一下黑斯廷斯,因為他發表過一個簡單且明確的觀點,而我們都沒有注意到。

“他認為第三封信是故意誤投的!

“他說得很對!

“一直困擾我的那個問題的答案就在那個簡單的事實里。為什么兇手要把這些信寄給赫爾克里·波洛,一個私人偵探,而不是警方呢?

“我曾經誤以為有什么個人原因。

“但完全不是這樣!這些信之所以寄給我,是因為你這個計劃的關鍵就是要寫錯其中一封信的地址,誤投到別處——但你不可能讓一封收信地址是蘇格蘭場刑事調查科的信誤投!所以必須是個私人地址。你選擇我,是因為我有相當的知名度,而且我肯定會把信交給警方——此外,你這個思想狹隘的人喜歡看一個外國人出丑。

“信封上的地址你寫得很聰明——白港——白馬,這是很自然的筆誤。只有黑斯廷斯能敏銳到無視細微之處,而是直接關注顯而易見的事實!

“你當然是故意把信寄錯的!只有在你平安離開犯罪現場后,警察才能開始搜捕。你哥哥晚上散步的習慣給你提供了可乘之機。ABC案所帶來的恐懼成功地主宰了大眾的想法,沒有一個人想到兇手可能是你。

“只要你哥哥死了,你的目的就達到了,所以,你也不想再去殺人了。另一方面,如果謀殺案毫無緣由地終止,就會有人對真相產生懷疑。

“卡斯特先生,那個給你打掩護的人成功地扮演了一個隱形人的角色——因為他太不起眼了——以至于到那個時候為止,沒有人注意到同一個人在三起謀殺案的現場附近出現過!令你惱火的是,甚至連他去過康比賽德的事都沒有人提起過。這件事已經被格雷小姐完全拋在了腦后。

“一向膽大包天的你決定再干一場,而且這次必須對作案地點大肆宣傳。

“你把行動地點定在了唐卡斯特。

“你的計劃非常簡單。你當然會去犯罪現場。卡斯特先生也會得到公司的指令去唐卡斯特。你的計劃就是跟著他并伺機下手。一切都很順利。卡斯特先生去了一家電影院。事情很簡單。你找了一個離他不遠的座位坐下來。當他起身要走時,你也準備離場。你假裝搖搖晃晃地走路,然后彎下身,刺死了前排那個正在打瞌睡的人,偷偷把那本ABC放在他的膝蓋上,在漆黑的過道里,你故意狠狠地撞了一下卡斯特先生,在他的袖子上擦了擦刀,然后把刀悄悄塞進他的口袋里。

“你根本不想費心去找一個名字是D開頭的受害人。隨便殺一個就行了!你判斷——你想得沒錯——這會被認為是誤殺。不遠的地方肯定有某個觀眾的名字是D開頭的,大家會認為你本來想殺的是那個人。

?? 落l霞x小x說s = w w w * l u o x ia * Co m

“現在,我的朋友們,我們從假AB C,也就是卡斯特先生的角度來考慮這個案子。

“安德沃爾案對他來說毫無意義。貝克斯希爾案令他震驚——哎呀,那個時間他自己剛好就在那里!隨后是徹斯頓案和各家報紙鋪天蓋地的宣傳。安德沃爾發生AB C案時他在那里,貝克斯希爾發生ABC案時,他也在那里,現在又有一起謀殺案發生在附近……三起謀殺案,每次他都在現場。飽受癲癇之苦的人通常會有記憶空白,有時候他們會忘了自己做過什么……要記住,卡斯特是個緊張兮兮、神經高度過敏,而且極易受他人影響的人。

“接下來,他收到了去唐卡斯特的指令。

“唐卡斯特!下一起AB C案將發生在唐卡斯特。他肯定感覺這是命中注定。他喪失了勇氣,想象房東太太用懷疑的目光看他,于是他告訴她,他要去切爾滕納姆。

“他去了唐卡斯特,因為這是他的職責所在。下午他去了電影院。可能還打了一兩分鐘的瞌睡。

“你們想一想,當他返回住處,發現外套的袖子上有血跡,口袋里還裝著一把沾了血的刀時,他會作何感想。所有那些隱隱約約不祥的預感一下子變成了確定的事實。

“他——他自己——就是那個殺人犯!他想起自己的頭痛——短暫的失憶。他對這個真相深信不疑——他,亞歷山大·波拿巴·卡斯特,是個殺人狂。

“此后,他的行為好似一只被獵捕的動物。他回到自己在倫敦的住所。他在那兒是安全的——這一點大家都知道。他們以為他還在切爾滕納姆。他還帶著那把刀——當然,這么做愚蠢透頂。他把刀藏在衣帽架后面。

“后來,有一天,有人通知他說警察要來了。一切都完了!他們都知道了!

“這頭被獵捕的動物開始最后的逃亡……

“我不知道他為什么要去安德沃爾——這大概是一種病態的欲望,想看一眼罪案發生的地點——那個他殺過人的地方,盡管他什么也不記得了……

“他身無分文——筋疲力盡……他的腳不由自主地把他帶到了警察局。

“然而,即便走投無路的困獸也會試圖掙扎。卡斯特先生完全相信是自己制造了這些謀殺案,但他又堅持為自己做無罪辯護。他不顧一切地抓住第二次罪案發生時不在現場的證據。至少這個罪過不能算在他頭上。

“正如我所講過的,我一眼就知道他不是兇手,我的名字對他也毫無意義。我還知道,他自認為是那個兇手!

“在他向我供述他的罪行后,我比任何時候都更相信,我的觀點是正確的。”

“你的觀點,”富蘭克林·克拉克說,“是荒謬的!”

波洛搖了搖頭。

“不,克拉克先生。只要沒有人懷疑你,你就是安全的。但一旦懷疑你有罪,拿到證據很容易。”

“證據?”

“是的,我在康比賽德的一個壁櫥里發現了你在安德沃爾和徹斯頓謀殺案中使用過的棍子。一根普通的棍子,帶著厚厚的球形手柄。有一截木頭被去掉了,灌入了鉛溶液。你的照片被兩個人從六張照片中挑選出來,他們看見你離開電影院,而那個時候你應該在唐卡斯特的賽馬場。你在貝克斯希爾的時候,被米莉·希格利和‘紅花菜豆’旅館的一個女孩認出來了,案發當晚你曾經帶貝蒂·巴納德去那個旅館吃過飯。最后——最最該死的是——你忽略了一個最基本的預防措施。你在卡斯特先生的打字機上留下了指紋——如果你真的是清白的,就絕對不可能碰過那臺打字機。”

克拉克靜靜地坐了一會兒,然后說:

“紅色,奇數,曼克(注:輪盤賭中對數字一至十八下的賭注。)!你贏了,波洛先生!不過,嘗試一下還是值得的!”

他以快得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從口袋里掏出一支自動手槍,頂住了自己的頭。

我大叫了一聲,不自覺地身子一縮,等待槍聲響起。

然而,我沒聽到砰的一聲——扳機只是咔嗒響了一下,沒給他造成任何傷害。

克拉克驚訝地瞪著那支槍,罵了一句臟話。

“不,克拉克先生,”波洛說,“你可能注意到了,我今天帶了一個新的男仆——我的一個朋友——他是個順手牽羊的專家。他從你口袋里偷走手槍,卸下子彈,又放了回去,你根本沒發現。”

“你這個十足的外國狂徒!”克拉克大叫道,氣得臉色鐵青。

“是的,是的,這是你的感覺。不,克拉克先生,你沒那么容易就死。你告訴過卡斯特先生,你曾經差點兒淹死。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你注定有另一種命運。”

“你——”

他說不出話來。臉色發青,威脅般地握緊拳頭。

蘇格蘭場的兩名偵探從隔壁房間走過來,其中一位是克羅姆。他走到克拉克面前,說出了由來已久的套話:“我警告你,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作為呈堂證供。”

“他說的已經夠多了。”波洛說。接著,他又對克拉克說:“你渾身上下充滿了褊狹的優越感,但我認為你的罪行一點兒也不英國——不光明正大——不公平——”

 

發表評論

体彩湖北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