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三十四章 波洛的案情分析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是啊。我也為此煩惱。我感覺那個不在現場的證據是真的。但又不可能是真的,除非——現在,我有兩個非常有意思的推測。

“假設,我的朋友們,四個案子里有三個是卡斯特干的——A案、C案和D案——B案不是他干的。”

“波洛先生,這不——”

波洛看了一眼梅根·巴納德,示意她閉嘴。

“保持安靜,小姐。我在追尋真相!我受夠了謊言。我說,假設ABC沒有制造第二起兇殺案。記住,案發時間是二十五號凌晨——那天他已經來到了犯罪地點。假設有人搶先一步呢?在那種情況下,他會怎么做?再制造一起謀殺案,還是保持沉默,接受有人先下手這個可怕的事實?”

“波洛先生!”梅根說,“這個想法太離奇了!所有的謀殺案肯定都出自同一個人之手!”

他沒有理睬她,繼續沉著地說下去:

“這個假設的優勢在于可以解釋一個事實——亞歷山大·波拿巴·卡斯特的個性(從來沒有一個姑娘對他一見傾心)與殺害貝蒂·巴納德的兇手的個性之間的差異。我們以前就知道有些兇手會利用其他人犯下的罪行。舉個例子來說,歸在開膛手杰克名下的罪案并不都是開膛手杰克干的。到目前為止,一切還好。

“然而,接下來我遇到了一個難題。

“直到巴納德謀殺案發生時,AB C系列謀殺案的情況尚未公之于眾。安德沃爾謀殺案沒有引起大家多少興趣。媒體甚至沒有提到那本打開的列車時刻表。接下來,無論是誰殺死了貝蒂·巴納德,那個人肯定掌握了一些只有少數人才知道的情況,這些人包括我、警方,還有阿謝爾太太的一些親戚和鄰居。

“這個調查方向似乎將我帶到一堵沒有門窗的墻壁前面。”

那些望著波洛的臉孔也是茫然的。茫然且困惑。

唐納德·弗雷澤若有所思地說:

“警察畢竟也是人嘛。而且是好看的男人——”

他停下來,用探詢的眼神看著波洛。

波洛輕輕地搖頭。

“不,比這個要簡單。我說過還有第二種假設。

“假設卡斯特不對殺害貝蒂·巴納德一案負責呢?假設殺害她的另有其人。那個人是否可能對其他謀殺案負責呢?”

“但這樣說不通。”克拉克大聲說。

“說不通嗎?然后我做了一開始就該做的事。我從完全不同的視角研究了一下我收到的那些信。最初我就覺得這些信不對勁兒——就像研究繪畫的專家知道一幅畫有問題一樣……

“我沒有停下來想一想,就假定這些信的問題在于寫信人是個瘋子。

“后來我又把這些信仔細研究了一遍——這次我得出了全然不同的結論。這些信不對勁兒的地方在于寫信的是一個頭腦正常的人!”

“什么?”我大叫道。

“是的,千真萬確!它們的問題和一幅畫的問題一樣——因為它們都是贗品!假裝出自瘋子——殺人狂之手,其實,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這說不通!”富蘭克林·克拉克重復道。

“但事實就是這樣!人必須推理——思考。寫這些信的目的是什么?將大眾的目光匯聚到寫信人身上,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向謀殺案!事實上,乍一看確實說不通。后來,我明白了,是為了讓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幾件謀殺案上——一系列謀殺案上……你們偉大的莎士比亞不是說過‘不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嗎?”

我沒有糾正波洛文學方面的記憶。我正在試圖理解他的觀點。我似乎看到了一絲光亮。他繼續說道:

“你們在什么情況下最不注意一根針?針插在針墊上的時候!你們什么時候最不注意一起孤立的謀殺案?當它是一系列相關謀殺案中的一起的時候。

-落-霞-小-說w ww ^ lu Ox i a^ c o m. ??

“我要對付的是一個足智多謀的兇手——他不計后果、膽大妄為,是個徹頭徹尾的賭徒。他不是卡斯特先生!他絕不可能制造這些謀殺案!不,我要對付的人很不一樣——他是個孩子氣的男人——有仿佛出自小男生之手的信和列車時刻表為證——一個對女人富有吸引力的男人,一個無情地漠視生命的男人,他必定是其中一起謀殺案中的重要人物!

“你們考慮一下,當一個男人或女人被殺時,警方會問什么問題?時機。罪案發生時每個人都在哪里?動機。受害者死后獲益的人是誰?如果動機和時機都很明顯,那么,兇手會做些什么?偽造不在現場的證據——也就是說,以某種方式篡改時間。這么做很危險。于是,兇手想出了一個更加令人難以置信的方法來保護自己。創造一個殺人兇手!

“我現在只需回顧一下每起案件,找出可能有罪的那個人。安德沃爾案?最有可能的嫌疑人是弗朗茲·阿謝爾,但我無法想象阿謝爾先生能如此煞費苦心地創造并實施這樣一個計劃,我也想象不出他會策劃一起有預謀的兇殺案。貝克斯希爾案?唐納德·弗雷澤可能有嫌疑。他有頭腦,有能力,思考方式有條不紊。但他殺死心上人的動機只有一個,那就是吃醋——吃醋并不會導致預謀殺人。我還了解到,八月初他去度假了,所以,他不太可能和徹斯頓案有任何關系。接下來是徹斯頓案——我們立即來到了一片有無限希望之地。

“卡邁克爾·克拉克爵士是個富豪。誰會繼承他的遺產?他垂死的妻子有終身財產所有權,她去世后,這些財產將歸卡邁克爾·克拉克爵士的弟弟富蘭克林·克拉克所有。”

波洛慢慢轉過身,直至目光與富蘭克林·克拉克的目光相遇。

“到了這個時候,我心里就有譜了。那個我在內心深處認識了很長時間的人,正是我在生活中認識的一個人。AB C和富蘭克林·克拉克是同一個人!膽大妄為愛冒險的性格,四處游蕩的生活,在隱約嘲笑外國人時顯露出來的對英國的偏愛。富有吸引力的輕松自在的態度——在咖啡館搭上一個姑娘對他來說輕而易舉。井井有條的、平面化的思維方式——有一天,他在這兒列了一個單子,在AB C的標題上打鉤。最后,他的孩子氣——克拉克夫人提到過這一點,從他讀小說的品位上也體現出來了——我已經查清楚了,圖書館有一本伊迪絲·內斯比特寫的書,書名就叫《鐵路男孩》。我的頭腦中不再有任何疑問,那個ABC,那個寫信殺人的人,就是富蘭克林·克拉克。”

克拉克突然縱聲大笑起來。

“真有創意!那你怎么解釋我們的朋友,那個被當場抓住的卡斯特?他衣服上的血跡是怎么回事?還有他藏在住處的那把刀?他也許否認自己犯了那些罪——”

波洛打斷他的話。

“你大錯特錯。他已經供認了。”

“什么?”克拉克像是真的吃了一驚。

“哦,是的,”波洛溫和地說,“我剛跟他聊了幾句就意識到卡斯特相信自己是有罪的。”

“即使是這樣也沒能讓波洛先生滿意嗎?”克拉克說。

“不滿意。因為我一看見他就知道他不可能有罪!他既沒有那個勇氣,也沒有這個膽量——我還可以補充一句,他也不具備策劃的頭腦!我從一開始就知道兇手有雙重性格。現在我明白這兩種性格的構成了——真的兇手,狡詐、足智多謀、膽子大;而那個假的兇手,愚蠢、優柔寡斷、容易受人擺布。

“容易受人擺布——卡斯特先生之謎就在這里!克拉克先生,制訂這一系列的計劃,把人們的注意力從一件孤立的謀殺案中轉移開,對你來說還不夠。你還要找一個給你打掩護的人。

“我想,有一天,你在一個小咖啡館里偶遇了這個名字很夸張的怪人,于是,你腦子里第一次產生了這個念頭。當時各種殺死你哥哥的計劃開始在你腦子里翻騰。”

“真的嗎?為什么?”

“因為未來令你無限恐慌。不知道你是否意識到了這一點,克拉克先生,你給我看過一封你哥哥寫給你的信,我就是從那時開始懷疑你的。他對托拉·格雷小姐的喜愛和專注一展無遺。他對她的感情也許是父親般的關愛——也許他更愿意這樣想。然而,如果你嫂子死了,由于生活上的孤單寂寞,他很可能會轉向這位美麗的姑娘,在她身上尋求同情和安慰,以至于最后——這種事在老年人身上時有發生——把她娶回家。對格雷小姐有所了解后,你就更害怕了。我認為,你看人很準,盡管有點兒憤世嫉俗。據你判斷,無論對錯,格雷小姐是那種‘急于成功’的姑娘。如果有成為克拉克夫人的機會,她會急切地一把抓住,對于這一點,你毫不懷疑。你哥哥的身體特別健康,而且精力充沛。他們結婚后可能會有孩子,這樣的話,你繼承遺產的機會就蕩然無存了。

“我認為,你這輩子基本上是個失意的人。俗話說,滾石不生苔,轉業不聚財。你非常嫉妒你哥哥的財富。

“我再重復一遍剛才說的話,你反復考慮了各種計劃,遇到卡斯特先生后,你終于打定了主意。他夸張的教名,他對癲癇病發作和頭疼的描述,他整個人猶豫不決、畏畏縮縮的性格,都給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恰好就是你想要的工具。你腦子里立刻蹦出了整個字母計劃——卡斯特的姓名縮寫——事實上,你哥哥的姓以C開頭并住在徹斯頓這一事實,是這個計劃的核心。你甚至向卡斯特暗示了他可能會有的下場——盡管你很難期望這個建議會獲得豐碩的成果!

 

發表評論

体彩湖北11选5怎么玩